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建国方略:孙中山,比疯子还疯!  

2012-04-20 07:52:17|  分类: 07—趣文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中山铁路计划:比疯子还疯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自古以来,政治家都是大胆的,超前的,甚至疯狂的,比如孙中山先生。辛亥革命不久,孙中山就制定了极为大胆的《建国方略》,其中的交通蓝图更是超前,甚至疯狂:10年内,修建16万公里铁路,160万公里公路。一百年后的今天,中国铁路依然只有8万多公里,勉强过半!

1912年8月26日,孙中山对参议员汤漪说:“袁总统才大,予极盼其为总统十年,必可练兵数百万,其时予所为之铁路20万里亦成,收入可决每年八万万,庶可与各国相见。至铁路借款,须向欧美大银行直接议借,不必由在京银行团经手,袁总统意欲中美联盟,予不谓然。至首者地点,宁、鄂两处最好。无已,则宜在开封,容当与袁力商。”孙中山又对袁世凯说:“国家建设首在交通,兄弟打算在十年内造筑铁路廿万里,望君能练成百万精兵。如此,中国可达到富强境地了。”袁应付道:“办铁路,我知先生是有把握的,若练成精兵百万,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1912年9月6日,孙中山前往张家口视察由中国工程师詹天佑主持设计修建的京张铁路,三天后即接受袁世凯任命,负责督办全国铁路,并提出三大铁路干线的规划方案:其一由广州经广西、云南、四川进入西藏,绕到天山之南;其二由上海经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新疆到伊犁;其三由秦皇岛绕辽东折入蒙古,直穿外蒙到达乌梁海。不久,孙中山进一步大胆提出,举借洋债,10年内修建20万里铁路。对于洋债,孙中山认为“有万利而无一害,中国今日非五万万不能建设裕如”,前提是“一不失主权,二不用抵押,三利息甚轻”。

对于孙中山的宏伟蓝图,洋人们却颇为不屑。1912年7月4日,《纽约先驱报》记者端纳(澳大利亚人,后来担任张学良的顾问,并在西安事变中充当重要斡旋人)致信莫理循,对孙中山的建设规划就颇具微词。几天前端纳在上海拜访孙中山,孙中山拿出一张六英尺见方的大地图铺在地上,详细介绍铁路建设计划。这是一张包括西藏、蒙古和中国西部最边远地区的地图,端纳描述说:“……从这张地图完全可以看出,说明孙不仅是个疯子,而且比疯子还要疯,丝毫不讲实际,缺乏普通常识,对所倡议的事业缺乏最基本的概念。”

端纳说,孙中山“手持毛笔,随心所欲地在各省和各属地画满了许多线路。比如,有一条干线沿海岸从上海到广州,又穿越崇山峻岭通往拉萨,再向西绕来绕去伸到西部边界进入新疆,再穿出去到达蒙古;另一条干线从上海经四川再到拉萨,还有一条线路从戈壁沙漠的边缘进入蒙古,还包括其他几条通向北方、西北和东北的线路,各省都有很多支线。”

端纳说,“孙所描绘的这幅地图只不过是一幅怪诞的中国之谜。孙坐在地板上向我解释他的大事业。看着他坐在那里,使我想到他这幅样子比什么都更能说明这位中华民国首任总统的不称职。——他疯了,为什么?并不是因为他画了这幅地图,只要有钱和充分的时间,他划的每一条铁路和更多的铁路都可以建成,而是因为孙冒失地认为,只要他划出了这些条铁路线,外国资本家就会给他足够的钱,把这些铁路在五年到十年的时间里全部建成!”

端纳说,孙中山问:“您认为外国资本家会给这笔钱吗?”他反问:“条件是什么?”孙答曰,“如果我们给他们以筑路权和由他们经营铁路四十年的权利,四十年期满后将铁路完整无偿的交还给中国。”端纳告诉他,除非有一个稳固的政府,否则即便在一个人口最多的省份修建一条最实用、最有利可图的铁路,也没有希望得到一文钱的外国投资。孙中山的回答让端纳大跌眼镜:“政府稳定与否有什么关系,只要各省同意!”

端纳继续愤愤地说,“即使吉尔伯特和沙利文的喜剧(英国剧作家吉尔伯特与英国作曲家沙利文合写讽刺时弊的喜剧)中也从没有比他更可笑的角色……我真想花100美元请人给孙画张像,他坐在地板上,旁边摊着一张地图,幻想着10年后中国布满铁路线。从(越南的)老街到(中国)云南省的小铁路就花了800万英镑。老天爷!一条从云南到拉萨的铁路要花多少钱呢?这条铁路究竟有什么用?除非要举办到世界屋脊去的夏季旅游,或者供有些人逃跑之用。”

端纳把这幅地图说成是“孙逸仙之梦”,断言孙中山成不了,因为端纳是了解孙中山的。早在南北议和时,作为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说要领兵打到北京去,端纳问他财政问题如何解决,孙中山用拿破仑式的姿势挥舞着手臂说道,他才不去考虑那些肮脏的钱,“财政是我最后才考虑的问题!”端纳对莫理循说:“请您原谅我的愤怒情绪。但这个狂人确实认为,他可以在这个愚昧的国家里鼓吹排外主义、社会主义和十几种其它的什么主义,认为只要他一挥手,全世界资本家都会打开钱包,把金币抛洒在中国的焦土之上。想到这些我就怒火中烧。他是个傻瓜!”

作为理想远大的革命家,孙中山有着浓厚的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甚至还有些空想主义,就像一个民族先知,只会思考整个国家的前进方向,却不善于、也不屑于从事过于实际的工作。每个人都有不同天分,放到一个错误的地方,就会产生极其滑稽的效果,地位越高时笑点就越低。南京临时政府实业总长张骞与孙中山长谈后感慨道:“与孙中山谈政策,未知涯畔。”“崖”为“边际”之意,认为孙中山考虑问题太简单、太浪漫,不着边际,缺乏现实意义。张骞和端纳都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对孙中山的浪漫与理想显然难以理解,更是无法接受。

孙中山去世以后,张謇一方面评价孙中山“为手创民国之元勋,且为中国及亚东历史上之一大人物”,另一方面又说,“与孙中山谈政治,知其于中国四五千年之疆域民族习俗政教因革损益之递变,因旅外多年,不尽了澈,即各国政治风俗之源流,因日晨奔波危难之中,亦未暇加以融会贯通。”很有些批评的味道,虽然很委婉。

其实,孙中山提出给予外国资本家以筑路权及四十年经营权,这在当时无疑也是石破天惊的言论,比盛宣怀的“大借款”条款恐怕还要遭到十倍攻击。看似孙中山在这个问题上闹了笑话,但并不是问题的全部,而是孙中山身边缺乏足够多的专业幕僚,人才储备过于薄弱,无法具备像袁世凯那样掌控局势的能力,自古以来成大事者,非充分聚集人才所不能为也。也许正因为如此,孙中山终其一生也没有修建过一公里公路,更没有修建过一公里铁路。

历史学家茅家琦在《中国国民党史》中说,“纵观中外历史,新旧政权交替之时,新政权得以巩固,至少需具备三个条件:一位有力的权力运作系统,统一指挥,令行禁止;二为强大的军事实力怀念,高效的暴力镇压系统,以保持辖区内社会秩序的稳定;三为充足的财政实力的怀念,以保障必要的开支”。孙中山对端纳说“财政是最后才考虑的问题”,其实更是一种故弄玄虚的对外宣传,作为一个呕心沥血奋斗几十年的老革命家,孙中山当然清楚金钱的力量和重要。

前往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前一天,宫崎寅藏来向孙中山致贺,孙中山开口就问:“你能给我借上500万元吗?我明天要到南京就任大总统,却身无分文。”“我又不是魔术师,一个晚上去哪里弄这么多钱?”“明天没有钱也关系不大。但你如果不保证在一周之内给我借到500万元,我当了总统也只好逃走。”可见孙中山对财政问题相当敏感,回国前也为借款做出了相当努力,只是外国政府与资本家们过于势利,孙中山最终才无功而返。

题图:孙中山先生拟定的建国方略交通规划图

【地图驿栈】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8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