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中国区划龙门阵(四):经济兴了,文化没了!  

2011-08-24 08:55:39|  分类: 06—区划波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谈徽州改名(二):江湖众生的百家笑谈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明末大文人汤显祖先生在《游黄山白岳不果》“序:吴序怜予乏绝,劝为黄山白岳之游,不果”中感慨:“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如今,汤先生梦中的徽州已不复存在,我们真地只能“梦到徽州”么?

一、可惜从此无徽州(《人民日报》2010年12月06日 记者 李辉)

徽州,曾经无人不识君!徽州秦汉设郡,北宋建府,已有两千三百多年历史,形成了世人瞩目的区域文化。一个“徽”字,有着极为丰富的历史文化含量。徽州建筑令人留恋,粉墙青瓦,木刻砖雕,富有明清遗韵;徽州商业风光无限,无徽不成镇,无徽不成商;徽州戏剧令人刮目,二百年前徽班进京,拉开京剧历史的序幕;徽州文房四宝独特,徽墨歙砚大名鼎鼎,历久不衰;徽州名人无数,朱熹、戴震、胡适、陶行知、黄宾虹等,青史留名。徽州,是历史,更是文化,没了徽州,安徽之“徽”何从谈起!

徽州地区更名为大黄山市,地名混乱不堪,岩寺离黄山六十多公里,也叫黄山南大门,歙县离黄山八十多公里,对外也称黄山脚下,远离黄山一二百公里的地方,饭店、旅行社、旅馆都挂上“黄山”桂冠。游客兴冲冲下了车下了飞机,以为到了黄山,谁知却迟迟难见黄山真面目,结果不得不再长途跋涉。

历史悠久的徽州被山吃掉,皖南处处皆黄山,有识之士倍感无奈。民政部地名专家指出:“名山大川在全国乃至世界人民心目中,已形成特定形象,不宜扩大其名称的指称范围,以避免造成名称的泛指、泛用,避免造成特定空间形象和地理区域范围上的名称混乱,现行政区名称无任何弊端,无任何不妥之处,且沿用已久,如“泰安”之名,不仅是由“泰山”派生出来,而且取名高雅,含义健康,不必改名为泰山市。”名山大川吃掉历史文化的事情,何时不再发生?

二、皖南处处皆黄山,中国从此无徽州。(《北京青年报》 2001年1月31日)

曾经,黄山就是山,是风景名胜,松涛云海,壁立千仞。现在,黄山是个市,有三区四县,是李戴张冠。过去,游客到“黄山”,仰头见山;现在,游客到“黄山”,黄山尚在路途遥遥云深处。

1983年,黄山市成立,管辖范围仅限于风景区周边范围,面积1669平方公里,人口14万,市府驻地离黄山不足10公里,推窗即见黄山景色,距九华山风景区也只有四十公里。此时的黄山市,与徽州行署所在地屯溪市相映成辉,形成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双翼并存的良好形态。屯溪,是徽州文化的中心城市和依托城市,屯溪老街、歙县牌坊、黟县民居,构成完美的人文景观区域。

1987年,黄山行政区划突遭更改,黄山市所辖范围急剧膨胀,面积达9980平方公里,人口扩张到146万。黄山市府驻地飞跃近百公里而抵达原徽州地委驻地屯溪,该地距黄山风景区南大门还有约80公里,到北大门更有135公里。徽州易名黄山,作为徽商、徽剧、徽墨等等经济、文化现象和产品发源地的徽州,代表着安徽之“徽”的徽州从此消失,皖南处处变黄山,中国从此无徽州。

黄山市下辖黄山区,黄山区下辖黄山风景区,黄山区对黄山风景区却并无管辖权,黄山市市长直接兼任黄山风景区管委会主任,黄山的区划和体制如黄山一样层峦叠嶂、迷雾重重。黄山也成了一顶金帽子,七邻八舍都争着抢戴:屯溪火车站改名黄山火车站,屯溪机场改名黄山机场,距风景区一二百公里外的饭店宾馆也挂上“黄山”牌子。近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处处高举“黄山”牌,游客却不知此黄山离真黄山尚路途遥遥。

改制后,黄山市财政收入、农民人均收入等主要经济指标在安徽省都位居末列。《人民日报》载文分析说,黄山旅游区坐拥名满天下的风景资源,却沦为安徽省扶贫攻坚目标,重要原因在于黄山行政区划更改后,皖南处处皆黄山,乱了黄山真面目。摊子太大,资金使用分散,以黄山为中心的旅游开发变成以屯溪为中心,本末倒置,制约了黄山旅游业发展,并使“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得不到应有保护。同时,黄山地名指向混乱,也误导了游客,使黄山声誉受损。

黄山地名问题引起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高度重视,两会代表、委员连续提出建议和提案,呼吁“依法行政,纠正黄山地名的张冠李戴,维护旅游消费者权益。”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测绘局地名研究所研究员杜祥明表示,黄山改名从程序上就不合法。造成的后果,一是误导消费者,二是造成文化领域的环境污染。

黄山之乱也引起很多学者重视,中国松王——国家一级画家刘晖更是先后撰写百余万文字资料,绘制大量图表,花去十几万元费用,十几年如一日奔走呼吁。有关部门推荐他为全国公益维权十佳个人的推荐意见中称:刘晖为“维护地名法规的尊严,为实现黄山市名称标准化、规范化,为维护广大旅游消费者合法权益,牺牲个人事业,挺身而出,进行长达十数年的奋斗,忧国忧民之心和无私奉献精神受到各界高度评价和赞赏。”中国消费者协会秘书长杨竖昆认为,刘晖在捍卫黄山利益的同时,也在捍卫消费者权益。

新世纪前夕,福建省龙岩市游客丘建东向黄山市黄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黄山市地名混乱,误导消费者,损害游客知情权。丘建东称,他于2000年底到黄山旅游,在皖赣铁路黄山站下车,下车却不见黄山。为看黄山风景,他又乘长途车北行120公里才到黄山风景区。丘建东选择门票收入者———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和黄山风景区管理委员会为被告,起诉被告未能在门票中标出黄山市、黄山区、黄山风景区的区别,损害游客知情权。要求口头道歉一次;赔偿经济损失一元;向上级报告,尽快改变黄山地名混乱情况。

2000年底,国家工商管理局、中国消费者协会、新华通讯社等六家单位组织“公益维权”专题座谈会,为即将开展的“维护消费者权益十佳评选”作舆论准备,刘晖和丘建东都作为“十佳”候选人参加座谈会。丘建东对刘晖的维权事迹介绍颇感兴趣,决定把黄山地名问题确定为又一个维权目标,并很快有意安排“错误”的黄山之行。丘建东表示,对刘晖十几年如一的执著表示敬佩,特意尝试使用法律手段进行声援。

黄山风景区法律事务室主任储贵生说,地名混乱确实给黄山风景区带来麻烦。专家指出,地名不仅有政治、历史等诸多内涵,也越来越成为具有经济含量的资源,地名更改的随意甚至荒唐,应该引起足够注意。前几年,江西吉安地区又试图改名为井冈山市,泰安市欲改名为泰山市,华阴县欲改名为华山市,民政部均予以否决。湖北的沙市和荆州市合并为荆沙市,当地政府听取各界呼声,尊重历史赐予,不久即已恢复荆州市地名。

三、徽州呼吁,绩溪哀鸣!(徽州绩溪人冯卫仁)

徽州撤地改市并无不妥,徽州更名黄山、绩溪划出徽州则纯属乱改。徽学与敦煌学、藏学同为中国三大地方文化,有识之士呼吁“珍爱历史文化”,“保护徽学”,责问“赫赫徽州何处寻”?本人也曾于1988年初写出《一个徽州赤子的哀鸣》,发表在《中国企业家》杂志1989年11月增刊号,引来多人共鸣。

2001年8月4日,《中国建材报》披露,徽州更名为黄山以来,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累计有650余人次在“两会”期间提交议案、提案,对“徽州更名黄山”、“绩溪划出徽州”提出尖锐批评,特别是1999年3月全国政协九届二次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常委戴学江(原国防科工委政委、上将)、委员周干峙(原国家建设部副部长、现任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主任,“两院”院士)等160多人联名提案,历数徽州更名为黄山之七大弊端!各大媒体更是发表了数以百计的批评文章,呼吁“徽州要恢复”,“绩溪要回徽”,成为建国以来区划调整和地名变更引起的最为强烈的反响。

徽州于宋宣和三年(1121年)置,其徽字源于绩溪县徽山、徽溪和大徽村。清康熙六年(1667年)安徽置省,取安庆府和徽州府首字而得名。徽州名称消失,安徽省名的来源顿时依据;绩溪划归宣城,从一脉相承的娘家远嫁、历史渊源、民情民俗、文化底蕴、地理环境完全不同的婆家。将“徽州更名黄山”、“绩溪划出徽州”,岂非儿戏!绩溪县划入宣城地区,事先连县委书记汪士理、县长彭骏朝都不知情,收到国务院文件后瞠目结舌!

绩溪是徽菜发源地,素有“徽厨之乡”的美誉,如今却是“宣州何以出徽菜”?徽墨中久负盛名的胡开文墨,创始人胡天注、胡余德父子是绩溪人;近代徽商最杰出的代表人物、红顶商人胡雪岩是绩溪人;著名学者、“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之一、拥有36个博土桂冠的胡适是绩溪人。1953年1月10日,胡适还为绩溪旅台同乡会挥毫题辞:“努力做徽骆驼!”如今,胡适老先生安眠于九泉之下,是否知道“徽骆驼”也做不成了? 绩溪是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并正在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离开了徽文化的深厚积淀,历史何在?

绩溪建县于唐永泰二年(766年),早于徽州建制355年,早于安徽建省901年。1987年撤销的徽州,共存在866年,其中仅42年因不设徽州行署,绩溪县属皖南、芜湖行署所辖,其余824年一直属于徽州,这是历史渊源,何以突然改属宣州!绩溪距徽州行署驻地57公里,距宣城行署驻地143公里,绩溪每年差旅费开支陡增数百万元,这对财政相当困难的县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1989年,宣城地委一位副书记承认:“绩溪划到宣城,确实不方便。”

老作家袁鹰先生近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襄阳,徽州,还有其他》一文说得好:“经历了千百年沿革的地名的改动,事关历史、文化、地理、社会、民俗等等诸多因素,还是走群众路线,多多倾听各方专家和老百姓的意见,慎重施行为好,这总比凭少数人意旨匆忙决定更稳妥些。我热切希望:如同青州市、荆州市名字恢复那样,襄阳市、徽州市的名字也能恢复,还有其他,……”

四、为谁哀鸣,悲情徽州——再读章亚光先生《一个徽州赤子的哀鸣》(章昭华)

静坐书斋,又一次捧读亚光先生写于1988年初的《一个徽州赤子的哀鸣》,虽时光荏苒,仍能强烈感受到浸透在亚光先生心中浓郁的徽州情结和怦然心跳,眼前进而闪现出无数像亚光一样虔诚的徽州赤子的身影。为徽州建制的完整统一不懈奔走呼号者,亚光先生当为最早。1987年,徽州地区更名为地级黄山市,自古就属于徽州的绩溪县莫名归属宣城,据说绩溪最高行政首长见到红头文件后也膛目结舌。亚光先生为此奋笔疾书《一个徽州赤子的哀鸣》,赤诚而痛苦地疾呼“愿结束此出当代悲剧,指日可待”。一晃就快二十年过去了,先生已是耄年老人,绩溪回归徽州却并未如亚光先生和无数徽州人所盼之“指日可待”,甚至愈加渺然。呜呼,为谁哀鸣?悲情徽州!

(一)徽州,永远的痛!

徽州是一个非常独特、相对独立的地理和民俗单元,曾经的徽州府由歙县、黟县、婺源、休宁、祁门和绩溪六县组成,面积1.3万平方公里。徽州之名始于宋宣和三年(1121年),改歙州为徽州,此后八百多年名称不变、建制完整、辖区稳定。近千年的历史,演绎出徽州独特而灿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即徽文化。徽州文化博大精深,包容整合了中原文化的全部精髓,徽学与敦煌学、藏学并称中国三大地方学。

1949年5月,婺源“解放”,由于解放江西的部队与解放安徽婺源的部队同属二野,为了军事管理的方便,婺源划入江西,徽州再次遭遇肢解。1987年,绩溪也极为荒唐地划出徽州管辖,更令人扼腕不禁的是,徽州地区自身也更名为黄山市,谈笑之间,徽州灰飞湮灭,安徽之“徽”从此荡然无存。

当然,宣城也诞生过梅尧臣、梅文鼎、梅光迪为代表的宣州梅氏这样的文化大师,并且又是宣纸故乡,李白甚至赋诗赞美敬亭山之秀丽景色“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但无论如何,宣城之对绩溪、宣城之对徽州,却总不是一地人,绩溪不能认同自己是宣城人,绩溪永远属于徽州,并以身为徽州人而自豪!有婺源网民感叹,“徽州情结,令多少徽州人不能释怀;故园徽州,令婺源人与绩溪人魂牵梦绕。”2006年,《江淮文史》第五期就发表了婺源人江平所写的《徽州,我们的故乡——三代婺源学人的徽州情结》,更是直述了徽州文化人心中的文化乡愁。

(二)人文绩溪,文化徽州!

安徽省徽学会副会长张脉贤先生写过大量的有关绩溪与徽州的文章,对徽文化观察和研究的视野新颖而独特。张先生对绩溪与徽州的人文渊源关系做了三方面概括,一是从水系与文化的关系,看绩溪在徽州文化中的影响;二是从文化内涵比重,看绩溪在徽州文化中的地位;三是从座标性、领先性和带动性的突出事例,看绩溪在徽州文化中的作用。一言以蔽之,绩溪在徽州文化中有极其重要、举足轻重的贡献和地位,剥离了绩溪,徽文化核心将不复完整。

徽州属内地山区,地理环境迥异于周边地区。许承尧著《歙事闲谭》卷18《越黄门郡志略》有云,“徽之为郡,在山岭川谷崎岖之中,东有大鄣山之固,西有浙岭之塞,南有江滩之险,北有黄山之厄。即山为城,因溪为隍。百城襟带,三面距江。地势斗绝,山川雄深。自睦至歙,皆鸟道萦纡。两旁峭壁,仅通单车。……水之东入浙江者,三百六十滩,水之西入鄱阳者,亦三百六十滩。……船经危石以止,路向乱山攸行。……以此守固,孰能逾之。”南宋《新安志》也有对徽州“山限壤隔,民不染他俗”的描述。近人陶行知先生曾说:“徽州,山水灵美,气候温和,查看它的背景,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和它相类,这个地方就是瑞士。”

徽州因地理环境而闭塞,因闭塞而保全,历史上的徽州较少遭受战乱等重大社会动荡和自然瘟疫的侵害,乃至演绎出奇特灿烂的徽州文明。探究自然生态环境诸因素与文明演绎的关系,水无疑是最重要的因素,水是生命之母,人类文明之母,考察区域文明,就离不开水系。绩溪三条主要河流登源河、扬之河、大源河都汇入新安江,是新安江之源,也可谓是徽州文化之源。对于绩溪文化对徽州文化的源头性影响,亚光先生就在《哀鸣》文中详述到,“徽商、徽墨、徽菜”和“徽州文人”从绩溪走出。尤其对于徽商,绩溪具有极为重要的源头性地位。且不说胡雪岩、胡开文等著名徽商均为绩溪人,单从“无徽不成镇,无绩不成街”的民谣中,也不难想见绩溪徽商在历史上是怎样的轰轰烈烈。

徽墨是物化的徽商精神极贴切的写照。“墨”是一种特殊的文化产品,应和着中国的科举制度背景,在中华文化和中国历史上都有着独特地位。中国制墨历史极为久远,“易墨”、“李墨”都曾名噪一时,最终都为“徽墨”同化,这当然有徽商强大影响力的缘故,同时,“徽墨”在选料和工艺上极其考究,也极好地映衬了“徽商”做人讲究诚信和做事精益求精的精神。制墨业在清代发展至极,诞生了曹素功、汪近圣、汪节庵和胡开文四大墨家,其中汪近圣、胡开文都是绩溪人。2006年9月10日,国家邮政局特意选择在绩溪隆重举行“文房四宝.墨”的特种邮票首发式,以官方形式肯定了绩溪徽墨之于徽墨的历史地位。

徽菜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虽然徽菜始创者已无从考究,但绩溪徽厨却最终将徽菜发扬光大,绩溪徽菜则成为徽菜集大成者。2005年11月,绩溪荣膺中国烹饪协会授予的“中国徽菜之乡”。

绩溪文人之于“徽”,最有分量者则属当代孔圣人胡适,不仅是绩溪的骄傲,更是徽文化的骄傲。胡适崇尚宪政,追求思想与言论自由,不畏权势,始终保持独立之身,君子不党,成为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标柱;胡适首倡文化革命,与鲁迅、陈独秀、李大钊、钱玄同等组成文化战线,成为新文化运动强有力的斗士;胡适重视教育,注重教育救国,教育兴国,桃李满天下,培养出众多杰出人才,各学科栋梁如顾颉刚、罗尔纲、俞平伯、吴晗、傅斯年、饶毓泰、吴健雄等都是其门生。在国家危难的抗战时期,胡适破其“一生不做官”的誓言,以书生出任美国大使,受到美国总统罗斯福及美国朝野的普遍尊敬,为国家作出了巨大贡献。

胡适更是有着浓郁的徽州情结,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婺源回皖运动”就最终得力于胡适向蒋介石的陈情。胡适晚年回忆说:“这是帝国主义的做法,徽州人岂肯把朱夫子的出生地划归江西……”。胡适暮年被浓郁乡愁笼罩,常用绩溪方言背诗,“庾信生平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胡适晚年常对秘书胡颂平说,“徽州话是我的第一语言”,“我小时用绩溪土话念的诗,现在也只能用绩溪土话来念”,“我将来如有功夫来写自己的传记,要用很大的一章来写我那个时代徽州的社会背景。”并非诗赋扰动了胡适的乡思,乃是故园长系于胡适之心境,令胡适永远魂牵梦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胡适力主“婺源回皖”,婺源却依然被踢出了徽州。

(三)恢复“一府六县”,徽州归来!

绩溪划出徽州,绩溪历史文脉几被掐断,令人甚为痛心。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绩溪县城市总体规划》对绩溪城市总体规划风格的表述是,“徽文化地区新型工业和旅游城市”。那么,绩溪到底属于何种意义的“徽文化地区”?

绩溪划出徽州后,对绩溪的经济发展并没有产生任何正面的经济意义。绩溪划归宣城后,行政管理成本反而成倍增加,绩溪距屯溪57公里,距宣城142公里,路途倍增,公务费用及管理成本巨大。更令人遗憾的是,绩溪划出徽州后,绩溪与徽州的历史文化联系受到人为割裂,对绩溪旅游经济产生了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无论从感性、从理性,无论从人文、从历史,无论从地域、从情感认同,甚至从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角度,去解读徽州行政建制,答案都是唯一的——中国只有一个徽州,徽州包括六县:歙县、黟县、婺源、休宁、祁门、绩溪!徽州已经失去婺源,失去绩溪,失去作为地域名称的存在,日暮乡关何处是,徽州真的会渐行渐远、最终演化为纯粹的精神图腾吗?徽州名人朱熹说,“此夕情无限,故园何日归。”陶行知先生也曾满怀激情地呼吁:“我以至诚之意敬告我们最敬爱的父老兄弟姐妹:我们千万不要辜负新安大好山水。”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谨以此文作为章亚光老先生布置的作业兼和江平先生《徽州,我们的故乡——三代婺源学人的徽州情结》。2006年12月16日 作于绩溪县城西关文承堂

五、再谈一次“徽州改黄山市”的问题

《中国旅游报》社原社长兼总编何礼荪的文章中写到:关于徽州改黄山的问题,在过去二十年中,社会舆论几乎是一面倒,多认为改得不对,是一次失误。全国有90家媒体发表文章200多篇,对一个地区的改名引起这么多媒体重视,并几乎一致予以抨击,在中国新闻史上恐怕是独一份。同时,数百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先后多次联名提案,要求改过来,并恢复1983年设立的省辖黄山市。这么大的舆论风暴竟然奈何不得,何也?

我是坚决反对将徽州改为黄山市,坚决要求恢复原黄山市(即所谓小黄山市)的,也在前些年写过几篇文章表达我的观点。本来我不想对这个问题再写什么东西,不料这个问题沉寂二、三年后,广东《旅游界》杂志又旧话重提,在2007年一、二月连续发表两篇抨击徽州改黄山市的文章,题目分别是《深陷建制迷魂阵,呼吁“黄山”突围无结果》、《再说黄山建制之乱后患无穷》。随后,黄山市《故园徽州》网出现一篇署名“武旭峰”的批驳文章,不禁也想剖析一番。

武先生说:“原黄山市(即小黄山市)一个山区小县,经济十分贫困,人口也很稀少;是一个不通飞机、不通火车的尚待开发的处女地……闹得黄山风景区游客连蔬菜、大米和通讯、医疗等基本生活用品都无法保证供应”,正如当年徽州地区负责人说,设立黄山市(小黄山市)是“小马拉大车”。

问题是,如果不是人为干扰,小黄山市必然已经发展成为风景优美的国际旅游疗养城市。小黄山市就在黄山脚下,大黄山市却距黄山尚有近八十公里之遥。地理位置无法改变,交通条件却可以改变,铁路、高等级公路都可以陆续修建。小黄山市地处盆地,地势开阔平坦,完全有条件建机场。至于说小黄山市无法供应黄山游客所需基本生活用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无所不能所供。

武先生说:“从古到今,绝大多数人都是从前山登览……绝少有人下了飞机、火车后,走到黄山大门而不入,反而绕过黄山大门,沿着之字型的险峻山路兜圈子,浪费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跑到一百三十多公里之外的太平县去,再‘倒行逆驰’上山观景。我以为游客观景也像我们欣赏一个美人一样,谁都希望能从正面看看她的脸,而不是先去打量她的屁股。”武先生说了句俏皮话,却并不幽默。小黄山市并没有要求所有游客从北大门登山,只是打开了黄山北大门,方便从北边来的游客,并不影响从南边来的客人继续从南大门进入黄山。多个大门待客,不是更好吗?

当年安徽省委在第一书记万里领导下,经过充分调查研究,决定将黄山北麓的太平县改为省辖黄山市,是很有远见的科学决策,更是搞活黄山旅游、搞活皖南旅游、搞活安徽旅游的好棋。安徽省政府在筹建小黄山市的纪要中指出:“黄山市的设立,有利于对以黄山为中心包括太平湖风景区进行统一规划管理,对于更好的保护、开发黄山旅游区,对于我省的旅游事业和皖南经济的发展,都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各有关方面负责同志要充分认识设立黄山市的意义。”“从黄山市的特点和自然地理条件出发,应把黄山市逐步建设成为风景旅游和疗养城市,其发展前景十分广阔。”

万里同志离开安徽省后,徽州地区不断制造矛盾,泡制“小马拉大车”论调,终于使黄山市牌子从黄山脚下搬到远离黄山的屯溪市。《旅游界》文章点出原因:利益使然。武旭峰先生为撤销小黄山市、撤销徽州建立大黄山市辩护的文章,不过是重复当年徽州地区领导人的老话。2000年12月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和报纸摘要”中摘播当天《中国消费者报》关于“黄山市张冠李戴误导游客十三载”的报道。12月20日,《法制日报》又以《黄山市到底应该在哪里》为题,一针见血地指出:“鼎鼎徽州世上如今已无你,赫赫黄山美名已被别人挂;来到‘黄山’不见黄山游人怨,欲寻徽州难觅踪影谁之过”。

其实,当年徽州地区领导人还有一条可笑理由,“徽州文化是需要扬弃的封建文化,徽州改名黄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徽州历史的新生。”随着文化界对徽州文化的极力推崇,徽州地区终于开始搞徽文化节,却依然使用“黄山徽文化”之莫名称谓。黄山是座山,徽文化则是遍及徽州广大地区的文化现象,两者如何相连?

徽州文化不仅对中华大地有深刻的影响,在国际上也大有名望,国际徽学研讨会就于1998年在绩溪隆重召开。徽州经济过去很发达,明清时期,徽商遍及华东各地,早有“无徽不成镇”之说。徽州的林产品和茶叶是安徽省的经济支柱产品,“祁红”、“屯绿”享誉国内外。徽州不仅是富饶、美丽的地方,更有大量精美绝伦的人文景观。突然间,辉煌徽州不复存在,新兴旅游城市省辖县级黄山市无端消失,徽州文化发祥地的绩溪莫名划出,历史名城徽州,不但支离破碎,更是名称消失!徽州历史人为割断,皖南处处皆是黄山。高级记者李辉在《人民日报》撰文惊呼,“可惜从此无徽州!”

六、拜读《再谈一次“徽州改黄山市”的问题》后感

原《中国旅游报》社长兼总编何礼荪老师,2000年5月19日在《安徽旅游报》刊文《开门见山话黄山,打黄山牌没有必要把徽州牌搞掉》:“大黄山市行政区划和管理体制不符合黄山和徽州的自然地理、人文历史和经济特点,使黄山牌声誉严重受损,人们期盼能早日改变这种状况。”“为了打黄山牌,把徽州从历史上、地图上抹去,这个代价太大了,内涵十分丰富的徽州文化,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有很多内容是值得我们去研究、继承和发扬的。应该把黄山市政府驻地改在原黄山北大门,即今天的黄山区。”今年6月,何老师又在《央视论坛》网发表《再谈一次“徽州改黄山市”的问题》,令人敬佩。

现任广东旅游文化协会副会长、自驾旅游协会副会长、旅游出版社总监武旭峰先生,2005年编著《深入黄山背后寻找徽州》系列丛书,两个小标题是《徽州是怎样消亡的》、《“遗老遗少”们的“复辟”活动》。书中写到:“在同一个区域内就出现黄山市、黄山区、黄山风景区三个基本相同的地名。1988 年4月,大黄山市成立几个月后,著名外交家、安徽枞阳人黄镇来黄山考察,到达屯溪华山宾馆,笔者有幸跟随采访。当随行人员向他介绍地名时,黄老连连摇头叹道:‘黄山市、黄山区、黄山风景区,啊呀,搞糊涂了,搞糊涂了。’”“令当局者不可思议的是,明明早已从地图上抹掉的徽州,倒成了一缺窖藏的老酒。”“原来认为只有改从黄姓才能招商引资。现在照样姓徽,也能堂堂正正地走进联合国。连‘王麻子剪刀’老字号人们尚不忍丢掉,徽州这个品牌岂不更是价值连城吗?痛定思痛,我们需要反思:当初拼命鼓噪撤销徽州的地方当权者们,他们还能算得上大赢家吗?”

黄山市、黄山区、黄山风景区地名重叠、却又相隔甚远,广大游客受到误导,到了黄山找不到黄山。2000年2月12日,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报道,“皖南处处皆黄山,真正黄山无处寻。我国十多年来兴起的许多旅游城市,如张家界、都江堰、峨眉山、武夷山等市,以及九寨沟县等,城区和风景区地理位置都十分接近,都不会让人产生误解,都是以基本一致的行政区地名和风景区名称,共同创造旅游品牌的含金量,黄山却是一个例外。”

【地图驿栈】编辑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