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中国地理龙门阵(四):哪里是火炉  

2011-08-19 08:23:29|  分类: 02—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地理龙门阵(四):火炉演变录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热!热!热!炎热夏季正在炙烤着整个北半球。作为全球日益流行的热点词语,作为人类日益深刻的切身体会,热,可谓一年比一年猖狂。地球,真的变成大火炉了么?地球太大,不敢一言蔽之,那就聊聊中国的火炉吧。

一、中国火炉论英雄

火炉,是中国民间对夏季酷热大城市的独特别称,老牌火炉大多集中在长江流域。长江流域各大城市夏季高温天气多,夜间气温高,空气湿度大,昼夜温差小,在没有空调、城市环境差、房屋低矮而密集的时代,酷暑难耐、望而生畏,火炉之名逐渐诞生,并逐渐形成多个不同版本。

三大火炉:民国时期,重庆、武汉、南京是长江流域罕见的滨江大城市,也是当时中国政治风云中的明星大城市,在短暂的民国时期,都先后做过全国政治中心,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报道,这几个城市的夏季炎热高温随之名声大振,逐步合称中国三大火炉。

四大火炉:与三大火炉同处长江流域、同样炎热难耐、同为民国时期明星城市的长沙激情加入,三大火炉扩为四大火炉。不过,长沙对此颇不服气,同处长江流域纬度区域的南昌、杭州等夏季高温丝毫不输长沙,坊间对此难有定论。

七大火炉:既然“第四大火炉”争议不断,干脆将重庆、武汉、南京、长沙、南昌、杭州、上海等夏季炎热的长江流域七大城市通通纳入中国火炉队伍,统称七大火炉。更有甚者,将中国火炉队伍扩充为十大火炉,这就有些上纲上线的嫌疑,超出消遣之意,队伍越多,争议也越多,更难形成统一意见。

细究起来,中国火炉城市的说法仅仅源于民间,也仅仅流传于民间,并没有气象统计学上的依据,更没有官方的正式命名。气象学上,通常将35℃以上高温日的多少作为衡量某个地区炎热程度的主要标准,任何权威机构都没有、也不会对高温地区、或高温城市进行任何形式的命名活动。

图:2000-2009年中国各大城市累积高温日数排行榜前十名(中国气象先生宋英杰绘制)

中国地理龙门阵(四):火炉演变录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二、中国火炉排行榜

“渝炉”重庆。重庆之热源于地形,人称老山炼丹,以“火”见长,首称“中国火炉”。无论伏夏天,还是秋老虎,光照强烈、火热难耐,似乎连空气都在燃烧。强将手下无弱兵,重庆主城以“火炉”著称,所辖区县也不示弱。2010年8月10日,全国高温地区前十名全为重庆区县垄断:丰都42.4℃、云阳42.3℃、綦江41.6℃、开县41.3℃、万盛41.3℃、万州41.2℃、巫溪 41℃、涪陵 40.9℃、忠县 40.8℃、彭水40.5℃。次日,重庆各区县再创佳绩,江津以43℃高温成为全国最热区县,重庆主城也达到40.6℃高温。2011年7月4日,重庆所辖万盛区以39.7℃再登全国高温榜首。2011年8月16-20日,重庆主城突破42℃大关。《重庆气象志(1891~2005)》显示,重庆辖区高温历史记录为1953年8月19日出现于彭水的44.1℃,重庆主城高温历史记录则为1933年8月8日出现于沙坪坝区的44℃。

“江炉”武汉。武汉之热源于江湖,人称一代炉魁,以“闷”见长,又称“中国闷炉”。湖北地区江湖众多,水汽大量蒸发,团团热气将武汉完全罩住,极大减慢了地面热量向空中辐射的速度,更使人体表面不易散热而宛如桑拿,汗出如浆、闷热难耐。1934年某日,武汉以41.3℃高温纪录一举夺得“江城炉魁”之称。湖北其他城市同样闷热难耐,无奈城市偏小,暂无资格荣登中国“火炉”之榜。

“宁炉”南京。南京既具“火炉”之火,又具“闷炉”之闷,以“湿”见长,人称“中国湿炉”,民国初年即名列中国三大火炉之内。南京地处长江中下游,附近水网密布、空中水汽笼罩,又因地近沿海而偶有微风,虽比武汉之闷稍有好受,却又独具湿热之威,如整日身处高温桑拿房,汗水永远堵在毛细孔中,闷得不行,湿得更不行。南京深得江南夏九九精髓:扇子勿离手,出汗如出浴。

“湘炉”长沙。民国时期长沙城规模不大,民国政府实施焦土抗战政策而火烧长沙后,长沙城基本消亡,无缘列入中国火炉之列。解放后,长沙迅猛发展,逐渐成为中国的重要大城市,长沙高温也逐步得到世人认可和恐惧,终于紧跟三大火炉之后而名列中国第四大火炉,部分年代已超越老牌火炉而成为卓越的后起之秀,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火炉。

“赣炉”南昌。重庆、武汉、南京的前三把火炉交椅坐得稳当,“第四火炉”却争议不断,长沙、南昌、杭州、济南、上海、广州等地都曾榜上有名。2003年夏,南昌有22天的最高气温达到或超过39.7℃,地面最高气温超过60℃。当年11月深秋时分,南昌某日最高气温竟达31.2℃,与长沙高温伯仲难分。老牌火炉城市纷纷声明摘帽,长沙、南昌却尚未申请,毕竟底气雄厚,温度依然高涨。由于城市四周江湖密集、水面广阔,南昌因而也颇有武汉的“闷炉”风采。

“沪炉”上海。上海本身高温并不突出,四十度以上温度并不常见,又地处沿海而海风较多,昼夜温差相对较大,高温之害远不如其他火炉,长期未被列入中国火炉队伍。近几十年来,上海高楼日多,火炉现象逐步深化,尤其是城市热岛现象日益严重,夏季逐年炎热,终于成长为一代火炉新秀。

“浙炉”杭州。民国时期的杭州规模较小,高温现象也不常见,且以天堂美誉而名满天下,与火炉荣誉并无渊源。近几年以来,浙江省气象台却不断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信号,杭州、绍兴、宁波等城市连续出现37℃以上、甚至突破40℃的高温天气,高温天数每年增加,气温上升势头不减。2010年8月10日至15日,浙江大部地区气温突破40℃,其中12、13、14日,余姚、慈溪、上虞等中小城市气温均直逼41℃,地面温度突破48℃!2011年7月3、4、5、7、8日,浙东地区各城市再次连续突破40℃记录。

“闽炉”福州。在中国高温界,福州素来默默无闻,却在不知不觉间一跃成为中国新一代火炉,甚至高居榜首,真可谓中国火炉界的黑马。2007年仅7月30日以前,福州连续31天最高温度在35℃以上,超过1956年26天和2003年24天两个历史高温年份,创下自1880年该市有气象记录以来持续高温天数的最高记录。

“粤炉”广州。地处华南地区的广州,虽然曾经不如长江流域闷热难耐,近年来高烧日数却也在不断突破历史纪录,极端温度几乎每年刷新,真乃后生可畏。广州附近其他城市,如深圳、东莞、佛山等地,高温成绩同样极为不俗。

三、中国火炉浪打浪

随着全球变暖,越来越多的城市夏季变得闷热,中国火炉队伍日益扩大。2007年,凤凰卫视举办中国“新火炉”城市评选活动,福州、广州、杭州跃居前三,三大新秀直接替换三大老牌,让中国朝野颇感意外。不过,“新火炉”并没有得到官方的权威认可,何时上岗当然不得而知。这几年,福州、杭州、上海、石家庄、西安、济南、郑州等不断加入高温城市,“火炉”队伍此起彼伏,越来越难以实施固定排名。

图:凤凰卫视2007年版中国“新旧火炉”城市示意图

中国地理龙门阵(四):火炉演变录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新火炉城市跃跃欲试,老火炉城市纷纷摘牌。2004年7月,武汉率先拒绝“被火炉”。同年11月,重庆也拒绝“被火炉”,宣称“火炉”之称已与重庆气象条件不相称。重庆、武汉、南京三地认为,三城荣登“火炉”之榜,绝非因为当地气温之高,恰是因为三个城市特殊的地理位置、民国时期特殊的政治位置、较高的知名度和较大的城市规模,从而成就传统“火炉”之威名。

气象专家也认为,无论是最高温度绝对值,还是平均温度相对值,重庆、武汉、南京三地在全国范围中都不算最高。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著名气候学家乔盛西就提出,重庆、武汉、南京“三大火炉”名不副实,长江流域的长沙、南昌、安庆、衡阳、郴州等城市,夏季炎热天数与酷热程度均超过三大火炉。从气象学来看,近十年全国集中高温区分别在华北和华东,东北、西北、华南地区局部也常出现高温中心,中国传统“三大火炉”均在高温区之外。

除云贵高原外,长江流域的高温现象日渐突出,甚至北京、天津、石家庄、西安等黄河流域及其以北的北方城市也呈现历史罕见的高温态势。2010年初夏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三大火炉”重庆、武汉、南京凉爽宜人,“三大冰城”哈尔滨、长春、沈阳却热浪袭人,真可谓“火炉熄火、冰城发烧”,气象规律已经变得越来越没有规律。

四、中国火炉新概念

其实,从气象学角度说,中国高温城市应该重新划分为火炉城市和蒸笼城市两个不同定义。火炉含义首先是高温,高温之外还应干燥。因此,中国火炉城市应该位于北方,只有北方才符合气候干燥的条件。

中国第一高温城市当属吐鲁番,7月平均气温32.7℃,7月午后最高气温平均达到39.9℃,极端最高气温47.8℃,遥遥领先于全国!盛夏期间,吐鲁番“埋沙熟蛋”并非谬传。1966年夏,吐鲁番气象站杨步正等在考察中曾把鸡蛋埋在五星公社卫星大队沙堆阳面五六厘米深处,40分钟后取出,仅蛋黄尚未完全熟透,再有十分钟必全熟。当地沙面曾有82.3℃的最高记录,墙上烙饼也并非不可能。1893年,旅居新疆的清代诗人萧雄在《西疆杂述》中写道,“试将面饼贴之砖壁,少顷烙熟,烈日可畏。”

中国第一火炉城市也当属吐鲁番,绝对的中国炉王。吐鲁番的夏季,天上没有云层遮挡阳光热量,地面没有水分蒸发耗热降温,白天温度呈直线上升,皆因气候干燥之故。吐鲁番究竟干到什么程度?当地由于空气特别干燥,人体呼吸时失水极多,每人每天大约喝水四五公斤,尿量却不多,水分多从汗液排掉。可是吐鲁番人并不出汗,原来,汗珠尚未冒出汗孔就已蒸发,此乃“出汗不见汗”,皮肤外表偶见细盐末就是出汗证明。干燥气候能使人在高温状态下不至于太难受,甚至对死人也很“有益”,古代草草埋葬的穷人因干燥而得以迅速蒸发风干,现在发现的最早古尸已保存有3200年,比长沙马王堆古尸还早900年左右!

图:2010年吐鲁番5、6、7月温度变化示意图(中国气象先生宋英杰绘制)

中国地理龙门阵(四):火炉演变录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华南、台湾等地区基本没有副热带高压控制,云雨较多,伏旱较少。长江流域完全相反,夏季常受高空副热带高压控制而气流下沉,天气晴好,强烈的阳光加热地面,使植被、水田和江湖大量蒸发水汽,空气湿度极大,平均相对湿度高达80%左右,比吐鲁番高出近两倍,汗水的蒸发降温作用得不到发挥,常常汗流浃背却仍然没有凉爽之意。高压控制下风速不大,使人犹处蒸笼、汗如雨下而如浴桑拿,比“火炉”更加难忍。由于地面大量蒸发耗热,抑制气温进一步上升,长江流域各城市的夏季高温比中国炉王吐鲁番低得多,人体感受却难受得多。因此,对于高温少雨、闷热难耐的长江流域各城市,“火炉”之称并不科学,改称“蒸笼”更符合事实。

长江流域最大、最著名的“蒸笼”当然是重庆、武汉、南京三大城市,这三大城市的平均温度却并非长江流域最高。以7月为例,重庆、武汉、南京三大城市平均气温为28-28.8℃,长江流域其他各省市至少有数十个城市平均气温在29℃以上,其中江西贵溪高达30.0℃而名列榜首,湖南衡阳则以29.8℃的温度屈居第二,江西南昌和波阳又以29.6℃的温度并列长江流域第三。可见,传统“三大火炉”不在其“火”,而在其“大”。

华北平原较为独特,兼有北方火炉和南方蒸笼的双重特点,雨季较晚,夏季既有干季(大体7月中上旬)又有雨季(7月中下旬)。以北京为例,干季湿度不超过65%,雨季湿度则高达80%,因而全年最高气温常在7月中上旬,闷热难受的日子却常在7月中下旬。当然,北京的“火炉”和“蒸笼”,与吐鲁番“火炉”和长江中下游“蒸笼”相比,在温度、湿度上都大为逊色了。 

五、地球,何时复归清凉?

年复一年,热浪滚滚,各国气温连续刷新。2010年,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高温天气持续数周,莫斯科比正常年份高出近20度;非洲、中东和拉美同样热浪袭人,素来就以炎热著称的中东和非洲地区,高温记录不断刷新,伊拉克、沙特、尼日尔、苏丹和巴基斯坦等国连续突破47度;热浪席卷全球,美国也没有幸免,包括首都华盛顿在内的众多地区均不断创造温度记录;巴基斯坦2010年经历了历史罕见的严重水灾,该国魔亨佐·达罗5月26日气温居然难以想象地高达53.5度。全球各地天气提供商和气候专家联合统计的数据显示,2010年6月成为人类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热月份,2010年则成为人类历史上的最热年份。2011年如何?我们试目以待吧。

反常的高温天气摧毁了农作物和野生动物,人类自身的生命健康同样深受其害,俄罗斯和印度北部每年均有数千名体弱老人中暑身亡。另外,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及西欧的葡萄牙等国,2010年还连续出现大面积因高温、干旱而导致的猛烈山火,损失空前惨重。

2010年经历极端高温的部分国家和地区有:阿森松岛3月25日34.9℃,索罗门群岛2月1日36.1℃,芬兰7月29日37.2℃,白俄罗斯8月7日38.9℃,乌克兰8月1日41.3℃,哥伦比亚1月24日42.3℃,俄罗斯7月11日44.0℃,塞浦路斯8月1日46.6℃,缅甸5月12日47℃,尼日尔6月22日47.1℃,乍得6月22日47.6℃,苏丹6月25日49.6℃,卡塔尔7月14日50.4℃,伊拉克6月14日52.0℃,沙特阿拉伯6月22日52.0℃,科威特6月15日52.6℃,巴基斯坦5月26日53.5℃。

地球,越来越火;地球,不再清凉!

《地图驿栈》编写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