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彭宇案四周年祭——南京徐老太,真的死了么?  

2011-11-15 17:10:10|  分类: 08—愤青威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宇案四周年祭——南京徐老太,真的死了么?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南京彭宇案发生之后,坊间不断流出“南京徐老太死了”的消息,“墨心人”等众多网友甚至发文欢呼。早在2010年1月5日,“新快报”就曾经报道:南京彭宇案徐老太“被死亡”再起道德讨论。近日,彭宇案四周年之际,“南京徐老太死了”的消息再次流传。

且不说此消息是否谣传,网友们都依然洋溢、并享受着极大的喜悦,就像听到一个恶贯满盈的罪犯被毙了一样,完全没有兴趣去证实消息的真伪,就宁愿相信是真的,就禁不住高兴了起来。南京徐老太将中国社会压抑了几年,如今终于死了,正如范伟在《卖担架》中喊到:唉呀,唉呀呀呀……苍天呀,大地呀,这是哪位天使大姐替我出了这口气呀!

一个生命也许永远离去了,我们却报以欣喜的心态,厚道么?即便是素不相识的人死了,也该寄上一份素不相识的哀思,才符合人之本份。那么,徐老太何许人也?缘何如此遭人憎恨?其实,徐老太只是一名年近古稀的普通老奶奶,对于她的儿孙们来说,也许还是一个非常慈祥的老人。然而,几乎一夜之间,徐老太、或者是以徐老太为代表的徐老太们,突然让人不齿起来。

2006年11月20日,南京老太徐寿兰自行摔倒,彭宇主动将其扶起,并送至医院检查,同时自掏腰包垫付医药费。本是一件救助老人的好人好事,本应愉快地结束,却衍生出不该有的续集。徐老太因摔倒引发骨折,花掉十来万治疗费用,于是就想着找人分担,于是就把彭宇告上法庭。曾参与救助的目击者陈老先生证明说:徐老太拎着保温瓶,向第三辆公交车跑去。跑到第二辆车的车尾时,不知为什么就跌倒了。刚从第二辆车后门下车的彭宇走了几步上前搀扶,陈老先生也一起帮忙,并打电话通知老人家属。

2007年9月,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判决:彭宇负担徐老太40%费用,计45876.36元。走出法庭,彭宇说:“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冲动了!”陈老先生也激动地对着记者们大声说:“以后还有谁敢做好事?”实施救助者,居然被讹巨额“扶务费”,以后需要救助的人,还能得到救助么?有网友说,如果徐老太再次倒地,先找相机或摄像机把情形拍下来,再请在场的人写下目击证明,然后起草《救助协议书》,注明徐老太系自行摔倒,并要求徐老太签字画押,之后才能实施救助。前提是,如此充分准备之后,徐老太还能执着地活着。

2009年2月22日,南京一位75岁老人在公交站台栽倒在地,长久无人援助。老人为了及时得救,大声喊道:“是我自己跌的,和你们无关,你们不用担心!”2010年11月15日,邯郸一位七旬老人摔倒在地,半小时无人救助,途经此处的出租车司机王铁军将老人救起后,老人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放心吧,我不会讹人!”如果当初徐老太也能如此“幽默”……当然,这只是如果。

徐老太得到了应该得到的救助,也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钱财,致使后来很多摔倒在地的老人们、以及其他一些需要救助的人,在无助地等待中走向了死亡!2010年8月12日,广州长洲码头附近,一位老伯在雨中摔倒,一个小时无人救助,不幸离世;2011年9月2日,武汉88岁李大爷在菜场门口迎面摔倒,同样一个多小时无人救助,终因鼻血堵塞呼吸道窒息死亡;2011年10月13日,佛山两岁女童小悦悦被车撞到,先后路过的十八人均未出手相救或报警,低头望一眼便直接离开,直到第十九位路人,一名拾荒阿姨实施救援,小悦悦依然离开了尚未来得及熟悉的世界……

两年后,有记者采访徐老太,提及彭宇时,六十七岁的徐老太突然浑身颤抖,面部抽搐了几下,流出了眼泪,“和谐社会,什么都不说了……结束了,已经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吗?究竟什么“已经结束了”?道德么?生命么?助人为乐的小伙子彭宇,至今仍然处于冤屈之中;越来越多的老人们摔倒在地,却无人伸手相助,甚至有人因为救助不及时而终止了生命。面对记者的采访,徐老太居然流出了眼泪,是悔恨?是愧疚?还是纯粹因为有眼病?

再次研究“南京徐老太死了”的消息,我突然认真地疑惑起来——南京徐老太,真的死了么?于是,我又虔诚地期盼——如果她还不幸地活着,那就祝愿她早日死去,或者主动地“引咎辞世”——是的,这念头很恶毒。可是,正是这个始作俑者,使本已不多的爱心更加缺失,使江河日下的世风再次跳水,使沦丧殆尽的公德最终崩溃,让不做好事的人有了借口:怕讹诈!让想做好事的人有了阻吓:怕讹诈!徐老太之心,不该诛么?徐老太之流,不该“引咎辞世”么?

除了徐老太,还有一些人也应永留史册,如徐老太之子潘辉,据说是南京市公安局高级警官,在南京市公安八处工作,当然,这只是据说;又如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法官、法学硕士王浩,独创“从常理上分析”的人类划时代法学新观点,据说(注意:依然是“据说”)是潘辉私党;再如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分局城中派出所所长卢昌斌,彭宇索要笔录时宣称笔录丢失,却提供了潘辉用手机拍摄的笔录照片——可见……可见啥了?为了和谐稳定,保持沉默吧。

从常理上分析,彭宇与原告相撞的可能性较大,如被告是见义勇为做好事,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到原告的人,而不是仅仅好心相扶。如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原告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被告未做此等选择,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王浩

【地图驿栈】有感而发、以资纪念,渴盼彭宇案早日翻案。

  评论这张
 
阅读(11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