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别人升井,我们升天——矿难发生后  

2010-10-20 14:50:21|  分类: 08—愤青威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0月20日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最近有两件和矿难有关的新闻。10月13日,智利圣何塞铜矿被困地下700米处达69天的33名矿工升井获救,创造了被困地底时间最长并成功生还的世界纪录。10月16日,中国平禹煤矿发生瓦斯事故,至10月19日营救结束,37名矿工不幸遇难。读罢这两篇本无关联、却让人有些联想的新闻,颇为感慨,想着写点什么,居然发现一篇酣畅淋漓的好文,于是略作编辑后转载如下。

像我这么阴暗的人,一直怀疑,直播智利矿工依次升井时,中国人按心情其实是分两拨的:一拨人数很多很多,希望33人悉数升井,好证明些什么;另一拨人数很少很少,希望33人升着升着就卡住一两个,也好证明些什么……最好当场再冲上来一个披头散发的智利中年妇女,跟总统皮涅拉撕打起来,甚至还有飞鞋。于是,中国媒体就可以揶揄出《智利总统做秀不成反被愤怒家属抓扯,飞鞋掷中该国矿产腐败官商勾结》这样的标题。

可是没有,很不给面子,33名矿工有名有姓,被困69天无一死亡!那些没心没肺的矿工,升井获救后也不首先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更不感谢全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的关心,居然不是湿吻女人,就是手捧圣经,甚至还有踮球的……这样没正形的场景,让我们的安监总局宣传处处长李豪文心情很复杂,脑子里一方面还有瓦斯,另一方面又不能忘了马克斯,马克斯和瓦斯混合作用,在发现队长是最后一个升井时,居然爆出一句“智利队长最后一个升井与我国领导下井制吻合”。然后,广西南宁一矿领导下井检查安全设备时就窒息而死了。

这多么巧合,差不多是天作之合。上面情景很适合用蒙太奇表现,所以说中国没有好的悲喜剧是不对的,别人的喜剧反过来拍就是我们的悲剧,别人的悲剧反过来就是我们的喜剧,比如你要是把王家岭矿难大义凛然地拍出来拿去戛纳,别人一定不会以为这是一部正剧,会以为这是一部搞笑片,是放在跟憨豆先生一个组团参展的。

每回哪儿出现矿难我会想起李杨,那个拍过《盲井》、很有才华的导演。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和他天天坐路边吃涮羊肉、喝大酒,当时他有些郁闷,拍出了像《盲井》这样批判现实主义的电影,却不可以公映,而且也不给出不公映的理由,反正只能像A片一样被一些人偷偷摸摸地在家中放映,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手里传来传去。

李杨是个天真的人,后来他就想拍部摧枯拉朽的爱情电影,还问我可不可以帮他写部摧枯拉朽的爱情,可是我是写像李可乐寻人记这种市井小说的,写不出、从来也不相信摧枯拉朽的爱情……后来听说他花了很长时间搞了《山楂树》,连剧本跟项目计划都写出来了,可是临到头却换成另外一个著名的团体操导演了,这对他显然是个沉重打击。

李杨就是电影行业的煤黑子,一辈子升不了井,这个国家还有很多有才华的作家、音乐人、画家、学者甚至包括厨子,他们都是那个行业的煤黑子,一辈子升不了井。不是因为技术原因或者设备原因,就像智利和王家岭不是因为技术或设备原因,而是因为真相原因。

电影是不准公映的,名单是不准公布的,过程是不准公开的……整个社会成为一个不准公映的A片,人人就都是煤黑子,你不要以为今天早上来到中关村上班了,其实你是又下了一回井,你们公司的电梯跟井道升降梯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不同的只是互问“上班了,下班了”,或者是“上井了,下井了”。

升井那会儿,我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嫦二升空/矿工升井,二选一,哪个更伟大”的选择题,有一些老师很不高兴,我只有说“他们只是33人有名字,我们却在搞人口普查。他们花了69天的时间救人,我们花了一万年去宣传”,他们还是不高兴,让我最觉得挑战的一个专家观点是:那些矿工每人得到出书的几百万其实也是资本主义出版社的炒作,他们在井下井上都是分了三六九等的,是透支了一辈子的幸福。所以,我不是当成“智利”问题而是当成“智力”问题来看的,我想,包括作家李开云的表弟这样的中国矿工,是很想拥抱资本主义出版社的:神啊,让你分三六九等来炒作我吧。

最近一段时间,我看到国内外很多新闻时就想发笑,可笑的不是新闻本身,而是我们对于新闻拧巴的态度。这就像别人院天天飘出肉香,我们却被告知那其实是屎味,可我即使没尝过肉香的好,也知道屎味的坏,你老是把肉香说成是屎味,长期这样,我就有央求给我一次尝隔壁屎味的冲动。估计这种违反化学分子式的宣传方法也让有关部门不胜其累,最近就改成了忽然明白,比如说,忽然明白井下是要有紧急避难所的,忽然明白学校钢筋是要有一定强度的,忽然明白强拆是损害人民利益的,等等。

我们的人民其实都是很乖的,在好多事情都变成忽然才明白的前提下,我们就只好忽然装不明白了,比如不明白别国的33人全是有名字的,我们的却都是无名。一个叫“自来也也”的朋友告诉我:张艺谋的《英雄》里无名说,人无名可以专心练剑,矿工无名可以专心开矿。这时你就明白过去十年我国煤矿产量占世界四成、死难人数占世界八成的原因了。

平禹矿难发生后,屁民们都在叫嚣“矿长在井下否”。我认为肯定在井下的,即使不在,还可就地穿越三年前任命一个,这次不幸英勇牺牲,无名,可大肆宣传使之有名,此事就和谐了。不过,纵使矿长在井下,又能如何?智利矿难发生时,井下似乎也没有矿长。只是智利矿工们可幸运多了,井底竟然有紧急避难所,氧气、水、食物等很是充足,这对中国矿工来说,显然已经超出了天方夜谭的想象力。

令人痛心的是,平禹煤矿2007年就已经发生过死亡十多名矿工的重大矿难,区区三年后悲剧重现,看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句话,也需要与时俱进地修改为“前事不忘,后事再来”,简而言之,“前赴后继”也!谁不是还曾经说过“多难兴邦”么 ?也一起修改为“多难兴矿”吧,只是“难”已经很多了,“矿”不知是否能兴起来。

不仅如此,矿难救援也是很有特色。为了便于统一指挥和协调,也为了稳定局面和情绪,当然更为了救援行动不受外界干扰,我们通常是要封锁现场的,至于媒体报道是否有统一文稿,那就不得而知了。智利在这方面就明显经验不足,矿难发生后,事故现场竟然向全球公开,千余名各国记者云集,几乎在直播施救过程,这批毫无大局观念、毫无组织观念的所谓自由世界的资本主义自由记者们,实在不知为当地的党和政府添了多少乱子。

其实,我还带着有娱乐心态来看智利矿工升井的,有一个矿工居然有情人驻守,这真丢脸,要是在中国,妇联早就胁其走掉,矿工怎么可以有情人呢,这是只有官员才可以有的。这些都是我不明白的,我也不想搞明白,在一个官员上去就下来不了、矿工下去就上来不了……的国家,探讨这些是没意思的。综合这个国家这几年互联网史的情景,我感觉是:一直在思考,从未想明白;一直在围观,从未有真相。

别人在升井,我们在升天,是为真相。

【地图驿栈】声明

本文转自李承鹏先生新浪博文“无名”。本栈转载时,根据最新报道及个人感受和观点,对部分文段作了较大幅度的修改及增减,以使结构更加完整、内容更加全面,恳望作者谅解,特此致歉、致谢!

欲睹原文,敬请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7ba410100m2aj.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