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中国遭遇“被韩国”全记录之三——韩国胡扯间岛论  

2010-06-14 09:10:16|  分类: 04—国土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中国端午节到韩国端午祭——中国遭遇“被韩国”全记录(二)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第三篇      韩国胡扯间岛论

第一章 朝鲜移民

韩国对中国领土历来虎视眈眈,领土诉求越来越强烈,除了长白山地区外,还有所谓的“间岛”问题。中国与朝鲜毗邻为居,两国领土以长白山、鸭绿江、图们江“一山两水”划线,疆界清晰而明确,不存在任何边界纠纷。中国与韩国为朝鲜所隔,中韩两国版图并不相邻,更不存在任何边界纠纷,韩国民间所诉求的所谓“间岛、白头山”等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并一直归属中国政府实际有效的管辖。

所谓“间岛”问题,是清朝末年朝鲜、日本企图索取中国领土而制造的无理要求和谬论,查遍中国历代文献档案,图们江流域从无“间岛”地名。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龙井市开山屯附近的图们江北岸光霁峪前,当年曾经有一片广阔的江滩地,纵十里、宽一里,中国人称为“江通滩、夹江、假江”。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大批朝鲜流民非法渡江越界来此垦荒。1881年,朝鲜垦民们掘渠引水,这块江岸滩地因而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江中小岛,朝鲜垦民们将其称为“恳岛”,并且逐渐转音为“间岛”。后来,这一称呼为朝鲜政府广泛延伸,凡朝鲜流民非法越界在中国境内开垦之地均称“间岛”。十九世纪八十年代,“间岛”一词开始出现于朝鲜文献。

伪满洲国时期,日本殖民者在所谓“间岛”地区设立以龙井为省会的伪“间岛省”,辖区范围大幅度扩大。目前,狂热的韩国民族主义者认为,“间岛”含义应以伪“间岛省”为依据,包括图们江以北(韩国称为豆满江)、海兰江(韩国称为土门江)以南的中国延边朝鲜族聚居地区,包括延吉、汪清、和龙、珲春四县市。韩国人认为,间岛是韩国——朝鲜领土,却为中国所侵占,韩国必须收回这块土地。 

从中国端午节到韩国端午祭——中国遭遇“被韩国”全记录(三)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1395年,朝鲜太祖李成桂北伐至鸭绿江和和图们江南岸,中朝两国开始以此两江为国界,只是由于当地荒凉,两国政府并没有进行实地勘测。直到清朝顺治、康熙年间,不时发生朝鲜边民非法越界采参捕猎、杀人越货等案件,甚至于1710年(康熙四十九年)发生了朝鲜李姓兄弟偷越鸭绿江杀人劫货事件,康熙帝遂命乌喇总管穆克登前往边界会审案件,并查勘中朝边界,以杜绝朝民非法越界。

1711年,穆克登赴鸭绿江,因“路远水大”,未能完成任务。1712年春,穆克登再次前往,会同朝鲜政府所指派的汉城府尹朴权、咸镜道观察使李善溥等接伴使,共同勘查边界。1712年5月15日,中朝两国官员登上白山(乃小白山,非长白山主峰)并树碑勒石,刻文:“大清乌喇总官穆克登,奉旨查边至此,审视西为鸭绿、东为土门,故於分水岭上勒石为记。康熙五十一年五月十五日,笔帖式苏尔通官二哥,朝鲜军官李义复赵台相,差使官许梁朴道常,通官金应宪金庆门”。

穆克登查边定界的历史意义极为重大,首先,确认红丹水为图们江正源,随行朝鲜官员无异议;其次,在长白山东南数十里之虚项岭,又称“小白山”或“白山”,立碑定界,并命名此地为“分水岭”;其三,决定在中朝边界无水陆路设立木栅、石碓、土堆,以为界线。穆克登基本完成了鸭绿江、图们江两江江源地带中朝边界的定界任务,中朝边界线由此变得清晰而明确。

遗憾的是,此次勘界纰漏不穷,给中朝边界争执埋下祸根。首先,朝鲜接伴史朴权和李善溥因年老体衰而无法全程陪同,只好令手下官员和译员同去,为后来所立碑文的权威性带来挑战。其次,穆克登系军人出身的一介武夫,对国境勘查技术和相关知识所知甚少,不仅没能找到图们、鸭绿两江正源,而且将其后的边界立标过程完全委托于朝鲜官员,使所划边界对中国极为不利。

长白山一向被视为清朝发迹的“龙脉”之地,进入长白山挖参、猎捕之人日益增长,清政府担心龙脉受损。1762年(清乾隆二十七年),清朝开始对东北实施封禁政策,鸭绿江、图们江等中朝边境地带尤其成为封禁重点,两江沿岸、长白山腹里,除珲春及鸭绿江下游驻有八旗兵之外,肥沃土地因久无人烟而日渐荒芜。

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朝鲜北部地区遭受空前的自然灾害,“岁谷不登、饿殍载道”,大批饥民为谋生计,非法渡过两江,来到中国一侧垦荒种地,人数增长非常迅速,形成浪潮。1869年,仅鸭绿江北岸非法越垦者已达十余万人,垦荒近十万亩。咸丰、同治年间,东北八旗兵陆续奉调入关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东北社会治安失去保障;随后东北地区又爆发大规模反清斗争,反叛武装千里驰骋,予清军防守体系以沉重打击,驻防部队对边界地区的巡缉兵力受到严重削弱,朝鲜移民趁机肆无忌惮地大规模偷渡进入中国境内。朝鲜边境地区地方官为缓解辖区矛盾,最初对边民非法越界偷渡中国的情况采取默许、甚至怂恿的态度,随之而来的人口迅速下降、劳动力快速流失、耕地面积大为缩减等情况,令李朝政府日益不安,逐步采取了严防、严惩、搜捕、减赋、安抚等手段,以期控制事态的发展。

俄国强占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后,清朝政府意识到解除封禁、移民实边、加强国防的重要性。1867年,清政府开始实行移民实边政策,允许内地汉人迁移至此,东北大开发拉开序幕,直隶、山东一带掀起“闯关东”热潮。1881年,吉林将军铭安奉命督办边防及内地移民屯垦事宜,派遣“珲春边荒事务候选府”李金镛勘察开垦区,终于发现朝鲜偷渡客已经私自开发了大量荒地。清政府随即做出决定:一、批准吉林将军铭安、帮办吉林边务事宜大臣吴大澂的请求,图们江中国一侧开禁;二、令礼部咨会朝鲜国王,饬令地方官约束朝民,不得非法越界滋事;三、已经在中国境内垦居的朝民,允许其领照纳租。至于最后一点,清政府表现出了宗主国对藩属国的怀柔态度,同时也考虑到若将朝鲜越垦者概行驱逐,恐使之流离失所,有碍于朝鲜安定。此策之出,与当时的宗藩体制有密切关系。

吉林地方当局接清廷谕令,便在图们江北地区厉行招垦、移民实边,招垦对象除国内民众,还包括已非法居住中国的朝鲜垦民。具体措施是:将珲春协领升格为副都统,以期加强对延边地区的管理;于珲春设招垦总局,由候选知府李金镛主持;在南岗(今延吉市)、五道沟(今珲春市哈达门乡境内)设招垦分局;于和龙峪(今吉林省龙井县境内)、西步江(今珲春市三家子乡境内)设通商分局,“专司朝鲜通商、税务与韩民越垦之事”。

李金镛莅任后,奉命查勘图们江沿岸状况,由嘎呀河(流经今汪清县、图们市,入图们江)溯江西行约二百里,这一地段虽是山岭险峻、华民难至,却发现了非法越境的朝鲜人已达数千,垦成熟地不下二千垧,不仅如此,这些朝鲜移民居然握有朝鲜地方官非法发放的地券,这是对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铭安等接李金镛报告后即转奏清廷,清政府经讨论,结合铭安等之建议,于1882年令礼部和吉林将军铭安等分别咨朝鲜国王和朝鲜地方官吏,申明:对非法入境之朝鲜垦民,准其继续留居、领照纳租,但需加入中国国籍,服从中国法律,规定期限改冠易服。与此同时,吉林地方当局令敦化县(1882年设)及珲春地方官吏查明辖境内朝鲜垦民户籍、认真管辖。

清政府令非法越垦朝民加入中国籍的政策,自然引起朝方不满。1882年8月,朝鲜国王咨清朝礼部、转奏清帝,表述其态度:朝鲜承认图们江(又作“土门江”,朝鲜称“豆满江”)为中朝界河;承认朝鲜边民到图们江北中国境内垦居为非法;要求清廷准其刷还非法越垦的本国流民;表示严禁本国边民非法越境到图们江北岸中国境内垦居。同月,清政府同意朝鲜国王刷还流民的请求,并令铭安等与朝方妥议。朝鲜方面却并不认真执行刷还,反致非法越垦者有增无减。铭安等鉴于流民过多,难以即时全部驱逐,奏请宽限一年完结。清廷允准,礼部通知朝鲜政府,限一年内悉行刷还。朝鲜政府却得寸进尺,要求一年之后再刷还,铭安等遂令敦化县及珲春暂缓对境内朝鲜流民的驱逐。

1883年,该年为中朝政府约定的朝鲜流民刷还之年,中朝双方皆为秋后刷还做了充分准备,中国敦化地方官致信朝鲜地方官员,要求“越垦流民……务于今秋采稼收割以后,即行依限回国”。由于朝鲜流民不愿返归故里,朝鲜边境地区地方官吏对于刷还之后的流民安置也颇感棘手,于是,为了避免刷还处境,朝鲜流民和朝鲜地方官员居然制造出土门(图们)江、豆满江为两江之谬论。1883年7月,朝鲜咸镜道钟城府使、会宁都护府使分别照会清敦化县知事,正式妄称土门江、豆满江非一江,指土门江为豆满江,指中国境内海兰河为土门江,将图们江以北、海兰河以南之地说成是朝鲜领土,欲借此使朝鲜流民免遭驱逐,且可扩张朝鲜国土,中朝领土纠纷由此开始。

朝鲜方面暗中将穆克登审视碑移至红丹水之北石乙水一小支流红土水发源处,陆路所立木栅、石碓、土堆等亦偷偷随碑北移修筑,以达瞒天过海,侵吞中国领土之目的。1884年冬,朝鲜使臣向清朝礼部递交“两江说”的呈文,并附地图及穆克登查边定界碑文,要求派员勘界,穆克登查边遂成为双方关注的焦点。1885年6月,朝鲜高宗向中国政府提出:朝鲜人只是渡过了豆满江(指今天的图们江),而没有越过中朝界河土门江(指今天中国的海兰江),请求不要“刷还”当地垦民。朝鲜政府妄指海兰河为图们江的举动,立即在边境地区引起混乱,大量朝鲜垦民非法涌入图们江北,并与当地中国居民不断发生冲突,勘界迫在眉睫。

第二章 中朝勘界

1885年(光绪十一年)9月30日至11月29日,中朝双方进行勘界,因系农历乙酉年,故称“乙酉勘界”。此次勘界会议,涉及到土门、图们、豆满之江名是否为一江、何水为图们江正源、穆克登之碑是否确有其事、穆克登所立之碑是审视碑还是定界碑、穆克登所立石碑之现址是否为当年原址、是否当年错立或为后人所移、封堆(石碓、土堆)何人何时所置等问题,双方争论激烈。朝鲜代表望文捏造,指松花江发源地之黄松沟子有土堆如“土门”者为图们江源,企图定松花江为“土门江”,进而觊觎我松花江、图们江之间领土。清朝代表据理驳斥,指出,“土门”与“图们”皆满语音,乃“卍”之意。最终,中朝代表未就其中任何问题达成一致,遂各归国汇报。

朝方代表经勘界会议后感到,土门、豆满两江之说无任何事实根据,系朝鲜非法垦民的捏造。朝鲜政府经讨论、稽核图籍,亦觉不妥,不得不放弃对中国图们江、海兰河之间的领土要求。但图们江江源地区边界争议尚未解决,双方仍需继续勘界会议。1887年4月7日至5月19日,中朝双方再次举行勘界会议,因系农历丁亥年,故称“丁亥勘界”。会议期间,朝鲜承认土门、豆满、图们实为一江,两国以图们江为界。双方认定图们江茂山至入海口段界限分明,江北为中国领土,江南为朝鲜领土。但在图们江江源问题上,即石乙水、红土山水合流处以上至穆克登碑址间地段,中方代表最初坚持以红丹水为正源,继之退让,改主以石乙水为正源,以石乙水划界;朝鲜代表坚持以红土山水为正源,以红土山水划界。由于朝鲜后来拒绝继续谈判,双方最终没有达成一致。

1888年,朝鲜政府复议派员重新勘界。北洋大臣李鸿章因故未能即时秉奏清帝,于4月末电令清朝驻朝鲜通商委员袁世凯转知朝鲜政府:“白山勘界事,韩如别有意见,可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裁处”。从此,朝鲜政府不再要求重新勘界,清政府也没有要求与朝鲜政府商谈勘界之事,第二次勘界也无果而终。清朝政府在茂山以西至石乙水、红土山水合流处地段,即双方勘界代表均已勘明并无异议的地段,分别树立了“华、夏、金、汤、固、河、山、带、砺、长”十字界碑,后来被朝方暗中毁去。

中朝勘界工作虽未完成,图们江干流问题则已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除图们江江源地区尚存边界争议,就是如何对待非法越界的朝鲜流民。鉴于朝鲜政府利用朝鲜流民制造事端,为防其故伎重演,当1889年冬朝鲜国王再次提出刷还朝鲜流民时,遭到清政府拒绝。随后,中国清朝政府开始在朝鲜垦民中施行薙发易服编籍政策,因当时清朝尚无国籍法,故以薙发易服为入籍标志。其他措施包括:清丈升科,清查丈量垦民占垦土地面积;立社编甲,将垦民按其居住村落,组成行政组织;颁照纳租,发给垦民地照,垦民依律纳租;设抚垦局,以管辖入籍之朝鲜垦民。此举标志着清政府对朝鲜非法越垦边民的政策,由刷还转为接纳。

1894年爆发甲午中日战争,清朝惨败,亲俄派朝鲜国王高宗认为清政府积弱无力,恃沙俄之强而重提中朝边界争议。朝鲜此时提出的方案中,除坚持以红土山水为图们江正源、并以此水划界的主张外,还否认1887年中朝第二次勘界取得疆界大局已定的成果,再次提出土门、豆满(图们)并非谐音、实为两江的说法,甚至有恃无恐地认为,图们江北岸为“朝鲜垦民拓垦必为朝鲜领土”。1897年10月,朝鲜国王称帝,改国号“大韩帝国”。1899年,在列强压迫下,清朝与朝鲜签订《中韩通商条约》,标志着两国宗藩关系正式终结,从此中朝互为平等之国。朝鲜迅速重操故伎,以谋清朝领土,一面默许朝鲜边民继续大规模涌入中国,以为他日交涉之地;一面否认此前中朝两国勘界达成的共识,大造土门、豆满“两江说”舆论,并在边界地区重新挑起事端,欲借列强势力达到其不可告人目的。

1900年,趁中国清朝政府风雨飘摇之际,沙俄出兵占领中国东北地区。为了与日本争夺中国东北和朝鲜的利益,沙俄政府全力拉拢朝鲜,与朝鲜达成朝、俄共同统治中国延边的协议,将中国延边地区的一半统治权让与朝鲜。朝鲜依恃俄势,自1900年起,在中朝边境多次制造事端。朝鲜政府将鸭绿江、图们江两江北岸中国边境地带视为朝鲜领土,非法任命官吏管辖延边地区的朝鲜垦民,并与中国官民屡屡发生冲突。1902年,朝鲜政府任命李范允为“视察官”,非法前往我延边地区调查、慰抚朝鲜垦民。1903年,朝鲜政府又任命李范允为“北边垦岛视察使”,严重侵犯中国主权。李范允在我边境地区肆意侵扰,甚至捏造出“间岛”及“间岛”属朝鲜之说,屡次武力侵入中国延边地区。1904年4月,李范允带领五六千士兵渡过图们江,进入中国内陆一百多里地。中国延吉厅同知陈作彦、吉强军统顿胡殿甲予以痛击,韩国人大败而归。

1904年6月,中朝地方官员在边境地区举行会谈。1904年7月13日,中朝双方地方军政官员签订《中韩边界善后章程》十二条。《章程》第一款写明:“两国界址有白山碑记可证,仍候两政府派员会勘,未勘以前,循旧以间隔图们江一带水,各守汛地,均不得纵兵持械潜越滋衅”;“古间岛即光霁峪假江地,向准钟城韩民租种,今仍循旧办理”,可见“间岛即假江”,朝方承认“间岛”是中国领土;另外规定“维持边界现状,朝鲜官吏不得非法越界管理朝鲜垦民”,表明朝方对图们江国界仍有保留,觊觎中国领土之心不死。《中韩边界善后章程》其实只是将“间岛”问题暂时冻结,日本后来成为这一协议实际上的最大赢家,间岛则成为日本埋在中朝边境的一颗定时炸弹。

第三章 日寇插手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一致认为图们江以北系中国领土。日俄战争后,为了进一步打开侵略中国东北的大门,日本御用文人大造舆论,其中守田利远堪称代表。他在《满洲地志》一书中,综合了原朝鲜方面土门、豆满两江说及“间岛”概念,参揉杂和,创立“间岛说”谬论,将图们江以北、海兰河以南宽约二三百里、长约五六百里之地指为“间岛”,并称此地非中国领土。此说一出,日本舆论紧紧追随,“间岛”范围被不断扩大,或说中朝国界未清,“间岛”属韩属清未定;或说“间岛”为朝鲜领土而非属中国;甚至说系清朝化外之“独立国”。此时出版的日本地图,也大加篡改。

日俄战争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时,日本人就在“间岛”的朝鲜垦民中建立了亲日团体“一进会”支部。日本打败俄国后,硝烟未散,“一进会北垦岛支部”就以朝鲜垦民名义向日军驻朝司令请愿,要求日本出面解决“间岛问题”。1905年11月17日,日本与朝鲜政府签订《乙巳保护条约》,朝鲜成为日本殖民地。该条约第一条规定:“日本政府通过东京外务省监理与指导朝鲜的对外关系与事务,日本外交代表和领事保护在外国的朝鲜臣民及其利益。”这就进一步为日本借口保护在华朝鲜垦民而侵略中国延边地区制造了“法律”根据;同时,利用以往中朝两国边界争议图谋中国领土,使其借口更加“充实”。

在日本侵略中国东北延边地区过程中,朝鲜政府为虎作伥,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1906年11月18日,朝鲜参政大臣朴齐纯致函朝鲜统监伊藤博文,要求日本派员前往中国延边地区保护朝鲜垦民。日本以此为借口,制订侵略延边的秘密计划,连续派遣各类人员赴延边地区刺探情报。1907年2月,日本驻朝鲜统监府派出宪兵六十余人侵入我延吉厅龙井镇,成立所谓“朝鲜统监府间岛派出所”。日本驻华公使同时照会清朝外务部,妄称:“间岛为中国领土抑为韩国领土,久未解决,该处韩民十余万,受马贼及无赖凌虐,拟即由统监派员至间岛保护。”

“统监派出所”成立后,伊藤博文发出五条训令,内容包括:间岛为韩国领土;在华韩人不服从清朝裁判;派出所不承认清朝征收之租税、颁布之法令;对于清朝官宪任命之都乡约、乡约等,予以与韩人相同之看待。根据这一训令,“统监派出所”在延边地区建立了茂山间岛、钟城间岛、北都所、会宁间岛等四大区、四十一社、二百九十村的伪行政组织机构,在十四个城镇设宪兵分遣所,非法对中国延边实行殖民统治。

清政府接到日本驻华公使关于设立“统监派出所”的照会后,外务部随即复照,驳斥了日本制造的间岛归属谬论,重申图们江以北为中国领土,要求日本撤兵,中日“间岛问题”(或称“间岛案”)交涉由此开始。日方复照诡辩后,清政府遂提议日本先撤兵,双方派员勘界,并任命吉林边务督办陈昭常为勘界大员、练兵处监督吴禄贞为帮办。日本自知理亏,对此不作答复,双方的主要交涉活动遂由外交部门转到清吉林边务公署与日本“统监派出所”之间。

日本设“统监派出所”时,清政府也开始在东三省推行行省制度,徐世昌出任东三省首任总督。大清政府调集四千多名军警,在重要地点设立“派办所”压制“一进会”,做好军事斗争的最坏准备;同时组织专业人员勘测边境地理、绘制地图;在越垦朝鲜人中建立统一战线,除了农资农技扶持之外,还从北京领取了二百多张空白的官员委任状,“查有韩民实能化导地方及为我国效力者,酌赏给六品以下功牌”;加大对越垦朝鲜人归化的力度,在积极制定中国第一部《国籍法》的同时,要求朝鲜垦民必须剔发改服表示归化,否则一律驱逐。

清政府批准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的奏请,于局子街(今延吉市)成立吉林边务公署,任命陈昭常为督办、吴禄贞为帮办,二人均挂军职衔,可以指挥调动省内军队。吴禄贞前赴“统监派出所”对日本侵略中国的非法行径提出强烈抗议;发表政府公告,揭露“统监派出所”的非法,宣布保护边界居民的生产与生命财产安全;查封被日本霸占的天宝山银矿,将其收回。吉林边务公署对朝侨亲日分子予以打击。“统监派出所”宪兵在延边侵我主权、迫害华人,吴禄贞及吉林边务公署毫不妥协,与之坚决斗争,国内舆论积极声援,日本武力侵占延边的阴谋无法得逞。

在武力侵夺难以实现的背景下,1909年(宣统元年)1月,日本驻华公使伊集院向清朝外务部递交了一份长篇节略,再次以大量伪证,妄称图们江非中朝界河,延边地区为朝鲜领土。2月,清外务部回复,对伊集院之谬论与伪证一一批驳,证据充分确凿,使对方哑口无言。日本遂改变策略,提出所谓“东三省六案”,即法库门铁路、大石桥铁路支线、京奉铁路展拓、抚顺及烟台煤矿、安奉铁路沿线矿务、“间岛”领土等六项,这些都是日本对中国主权提出的一系列侵略要求,日本将“间岛问题”与其它侵略要求捆绑在一起,显然是为了更好地讨价还价。由于日、朝在所有“间岛”地区加强骚扰,清政府不堪其扰,考虑到“事必筹乎缓急、害必权其重轻”,决心在路矿谈判上让步,以确保领土主权。

1909年9月4日,中日两国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即《间岛条约》和《东三省交涉五案条款》)。《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共七条,分别是:以图们江为中韩两国国界,以石乙水为图们江正源;开放龙井、局子街、头道沟、百草沟为商埠,日本政府可于各埠设领事馆或分馆;准许韩侨在图们江北垦地居住;韩侨服从中国法律,诉讼案件日本领事可听审;吉长铁路展至朝鲜会宁;两月内日本撤走“统监派出所”人员。1909年10月27日,朝鲜统监府以照会形式,将中日两国签约之事并《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全文通知朝鲜政府。11月9日,朝鲜内阁总理大臣李完用照会朝鲜统监府,朝鲜政府“允准”该《界务条款》。表明朝鲜政府承认图们江为中朝界河,石乙水为图们江正源。11月1日,日本撤除“统监派出所”,设立日本总领事馆。中日“间岛交涉案”宣告结束,中国对“间岛”地区的领土主权得到了日本、韩国的书面认可。

第四章 风云再起

1962年,中国总理周恩来和朝鲜主席金日成代表中国和朝鲜两国政府在平壤签订《中朝边界条约》。条约共五条,第一条划分了两国边界走向;第二条规定了界河中的岛屿和沙洲归属,都以水面宽度为准,两国共同管理、共同使用,包括航行、渔猎和使用河水等,第三条规定了鸭绿江口外水域的划分原则;第四条规定了本条约签订后即成立两国边界联检委员会开始联检;第五条规定了换文方式。根据《中朝边界条约》第四条规定,中朝边界联合委员会完成了两国边界的勘察、竖桩和确定界河中岛屿和沙洲归属的任务,明确和具体地勘定了两国边界。

1964年3月20日,在北京,中国外长陈毅和朝鲜外长朴成哲分别代表两国签订《中朝边界议定书》。根据条约规定,双方于1964年勘定了两国边界的具体走向。中朝边境线全长1334公里,其中陆界45公里,水界1289公里。1972至1975间,中朝联合进行了边界联检,确定沙洲、岛屿61个,其中划归中方13个。1990年开始,中朝双方进行第二次边界联检,双方在部分岛屿的归属上产生分歧,辽宁省界段有10个岛屿未能确定。2000年10月,中朝边境口岸及管理制度第三轮会谈在北京举行,草签了协定。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韩国经济腾飞,韩国右翼民族主义逐步抬头,重提所谓“间岛”问题。1978年元旦,《韩国日报》刊载徐桢哲的系列图片及文章《新年展示韩国旧貌》,认为是当年日本把韩国领土“间岛”出卖给中国,韩国要收回间岛。不久,韩国又兴起所谓的“恢复国史”运动,“间岛”问题也是核心内容。“恢复国史”运动中,有一个叫安浩相的“专家”认为,韩国历史上的百济王国(一般历史学家认为在今天韩国的全罗道一带)领土包括今天的中国北京,并且一直南达中国浙江绍兴!随后,韩国的历史漫画里也经常出现了越州之名,即绍兴的古名称。有史以来,绍兴一直归中国的晋朝、五代、隋、唐管理,居然无端成了朝鲜历史上的百济国领土,堪称史上奇谈!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韩国不断有人发表关于“间岛”的文章、专著。1991年1月,韩国大报《朝鲜日报》刊登了史学家赵活的文章《间岛是我国领土,应努力收复》,硬给韩国百姓“造”出了一位民族英雄李重夏:“傲慢的清国代表们竟然威吓我方代表……对此朝方土门勘界使李重夏拍案而起,高呼‘此头可断,国土不可缩’,从而挫败了清国代表的气焰,会谈宣布失败”。事实上,中朝两国会谈并没有破裂,朝方代表李重夏不仅认同“一江说”,还在勘界地图上署了名。

韩国初中《国史》(下)写道:“间岛本是高句丽和渤海之地,曾经是我们民族活动过的历史舞台。女真族建立清朝后,这一地区被作为他们祖先的发祥地而禁止其他民族的活动。肃宗时期,清朝要求确定两国边界,两国共同在长白山立定界碑,确定了间岛是我国领土。此后,当我国人民移居到间岛开垦荒地、拓宽耕地、建立起生活的田地时,清朝要求我国人民撤回、并提出间岛的归属问题。我国为了把这一地区治理成我们的领地,派间岛管理使行使主权。后来,日本为了侵略满洲,以南满铁路安奉线的权利为交换条件,1909年和清朝签订了把间岛还给清朝的《间岛协约》。”

2004年9月,韩国国会59名议员联名提交“《间岛协约》无效决议案”,一些媒体和市民团体也要求政府发表“收复间岛宣言”。2009年8月28日,自由先进党议员李明洙为首的50名朝野政党议员再次联名提交类似法案,随后,旨在恢复“间岛”主权的韩国国民运动本部、收复间岛运动本部、韩国间岛学会等民间团体大提所谓“间岛问题”,无理宣称“间岛是当年占领朝鲜的日本人卖给中国的”!更有甚者把“间岛”扩大为中国东北及俄罗斯远东滨海地区,分为“北间岛、西间岛、东间岛”三部份,呼吁把每年9月4日定为“间岛日”、举办纪念间岛“被中国侵占一百周年”系列活动。2009年8月29日晚,韩国国家电视台KBS8播放历史专题片《满洲大探查》第一部《深入第五大文明辽河》,开场白说道,“对我们来说,满洲已经是失去的国土了。但与失去的时间相比,我们与满洲一起度过的时间却更长。”

第五章 间岛谬论

韩国民间不断对中国领土发难,其最大依据即是所谓“间岛论”,我们不禁有如下疑问。

第一、朝鲜人何时开始生活在延边地区?清朝政府对中国东北地区实行封禁政策,不许平民随意出柳条边,更不准朝鲜人过界,造成图们江北岸及长白山地区人迹罕至,这是客观事实,但这显然不能成为朝鲜人迁入后就是朝鲜领土的理由。在中国领土上实行什么政策、是否允许居民迁住,这是中国政府的内部事情,与外国无涉。另外,清末图们江流域开禁,是清政府针对中国人开禁,并不是允许朝鲜人过界开垦,对已经在中国境内务农居住者,以薙发易服为条件,即加入清朝国籍方许继续留居。从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延边地区方始出现朝鲜人定居的现象,均为非法越界偷渡者。韩国历史教科书中或承认图们江北岸长期无人居住,或认可清朝政府视长白山地区为女真族(满族的前身)发祥地而实行封禁,但亦有妄称朝鲜人长期生活在那里,置历史事实于不顾,实搅乱视听,篡改历史!

第二、穆克登审视碑的性质及土堆、石碓、木栅位置。穆克登完成查边任务后,擅自将树碑、立堆栅的任务交给朝鲜官员,且不派人监督、日后不巡视,被朝鲜方面钻了空子,偷偷将应立于小白山的碑、堆、栅北移至长白山,侵占中国领土,事实凿凿,韩方不能否认。关于穆克登查边的性质及穆克登审视碑的性质,有人认为,穆克登之行系查边,石碑系审视碑;也有人认为,穆克登之行系查边定界,石碑系中朝定界碑。问题是,穆克登查边不是中方的单方面行动,而是中朝双方共同查勘边界,如果仅仅是“审视”,朝鲜政府何以派官员全程参与?

第三、穆克登审视碑碑文中之“土门”,是否指松花江发源地之黄松沟子有土堆如“土门”者?碑文中之“土门”系指图们江源,由于朝鲜方面偷挪石碑,才能够曲解文意,捏造“土门”、“豆满”两江说。

第四、自康熙年间穆克登查边至清末中朝开始边界交涉,如此漫长时间内,为何中朝两国没有对图们江勘界?原因有二。一是朝鲜数百年来为中国属国,自称“小中华”,当时这种东亚的“宗藩体制”不同于现代国际关系,国家、领土观念也与当代迥异,和平岁月里中原王朝并不在意与藩属国之间疆界的分明。二是清廷以为图们江久系边界,且康熙年间已经对江源地区陆界定界,故未再予以关注。

第五、“间岛”名称的合法性及其位置。“间岛”系朝鲜非法越界的流民对中国图们江北岸小块滩地的擅自命名。中国文献并无此称。1885年,朝鲜官员李重夏称:“间岛云者,钟城、稳城之间有豆满江分流处,不过数方之地。而本缘田土极贵,自丁丑年分居民屡回呈吁,始得耕食,呼之以间岛。此为滥觞之本。”可见,朝鲜边民非法闯入并命名“间岛”是在丁丑年(即1877年,时为清光绪三年);“间岛”位置则是中国图们江北岸光霁峪(今延边州龙井市开山屯附近)前之“江通滩”、“夹江”或“假江”,仅此而已,并没有指该滩地之外的其它地方。“间岛”之名后来被朝鲜、日本故意扩张、夸大,以为侵略中国领土之张本。

第六、朝鲜任命李范允为“北边垦岛视察使”是否合法?1903年,朝鲜政府任命李范允为“北边垦岛视察使”管理图们江北我国境内之朝鲜垦民,这一任命是非法的。当时朝鲜政府利用列强瓜分中国、中国东北边疆危机之机,企图抢占中国领土,置两国边界历史、两国已有的勘界成果于不顾,依靠沙俄、日本势力,允许朝民大批非法移居我国,又任命官吏闯入我国境内,对当地朝鲜人实施非法的所谓“管辖权”,以期造成扩张领土的“既成事实”。

第七、1909年《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是否有效?韩国方面认为,1905年日本逼迫韩国签订的《乙巳保护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在国际法上是无效的,日本基于该条约摄取了韩国外交权、并在违背当事国意志的情况下同中国政府签署了《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将‘间岛’出卖给中国”。因此,《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不具备法律效力。2004年10月22日,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表示:“从法理角度看,该条约无效。但主权问题应与法理问题分开对待。”韩国政府显然不承认《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但也不会挑战中国主权,这一表述成为韩国政府的正式立场。事实上,中国与韩国在陆地上并未接壤,何来争端?1964年,中朝两国政府签订《边界条约》解决了两国边界问题,该条约完全具有国际法效力。朝鲜和韩国是两个不同的国际法主体,作为非当事方,韩国却对中朝边界指手画脚,既不合乎情理,也没有资格。更何况,中国古代政权曾长期在“间岛”地区进行有效统治。

对于民间的所谓中韩领土纠纷,中韩两国政府认为,“本着学术与政治分开、现实与历史分开的原则,正确对待,妥善处理,不要影响两国关系”!

韩国民间理想中的韩国版图

从中国端午节到韩国端午祭——中国遭遇“被韩国”全记录(二)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看看韩国的版图规划——可怜的中国,都快没了!

从中国端午节到韩国端午祭——中国遭遇“被韩国”全记录(二)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地图驿栈》呕心沥血之作

  评论这张
 
阅读(64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