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朝鲜沙俄齐努力,吉林从此不沿海  

2010-02-02 12:09:55|  分类: 04—国土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们江口,中国永远的痛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身不灭,心无疆!

序言

听得见海风的呼啸,望得见海水的波涛,却不拥有一片浪花,这就是吉林!永远望洋心痛……

一、图们江口,吉林曾经的出海口

中国东北吉林省曾经拥有一个通向日本海的出海口——图们江口。图们江位于吉林省东南边境,发源于长白山东南部,干流全长525千米,其中中朝界河段510公里,土字牌以下至入海口15公里为朝俄界河。自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向北行进约65公里有一处碧水环绕的绿洲,这就是离图们江口最近的地方、被称为“一眼望三国”的防川,从防川沿图们江顺流而下约15公里即可进入日本海。

若把中国陆地地图比作一只引颈高歌的雄鸡,防川就是雄鸡的嘴尖。“鸡鸣闻三国、犬吠惊三疆”,这是人们对位于图们江入海口、人称“东方第一村”防川的特殊地理位置的形象比喻。防川是中国、朝鲜、俄罗斯三国唯一交界处,濒江临海、依山傍水,东南与俄罗斯小镇包得哥尔那亚毗邻,西南与朝鲜豆满江市隔江相望,俄、朝两国由图们江上一座铁路大桥相接。走进防川,村西是整齐漂亮的房舍,居住着几十户朝鲜族居民,村东是边防连部,军民常年驻在一起。自防川东行4.5公里后便看到一处高约20米的嘹望塔,登上塔顶放眼望去,图们江口尽收眼底,横跨南北的俄朝铁路江桥跟中国仅几百米之遥,不远处,辽阔的日本海近在咫尽。

朝鲜沙俄齐努力,吉林从此不沿海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图们江口,中国永远的痛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身不灭,心无疆!

图们江口,中国永远的痛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身不灭,心无疆!

图们江本是中国内河,15世纪前图们江两岸由中国少数民族女真族所领,明朝通过招抚女真族在图们江两岸设置地方行政机构,这一区域正式纳入中国管辖。朝鲜王朝通过剿杀、驱赶女真部落而不断向北扩张领土,15世纪中叶沿图们江南岸设置会宁、富宁、钟城、稳城、庆源、庆兴六镇,图们江中下游地区事实上的中、朝两国东段边界逐步形成。《李朝世宗实录》曰:“新设四邑,我祖宗肇基之地,以豆满江为界……豆满江,天所以限彼我也”。同时朝鲜还在鸭绿江中上游南岸也先后设置西北四郡(1416年闾延郡、1433年慈城郡、1440年茂昌郡、1443年虞芮郡)并修筑城堡,总计16座大城、25个小堡,将朝鲜内地居民大量迁入以实边,鸭绿江南岸地区从此纳入了朝鲜版图,鸭绿江随之成为事实上的中、朝两国西段边界。

1907年8月,日本闯入中国吉林省延吉县龙井村,擅自成立日本朝鲜统监府派出所,制造所谓“间岛问题”(日韩称中国吉林省延吉、汪清、和龙、珲春4县为“间道”),企图分割中国领土,引起中日交涉历两年之久。1909年9月4日,清政府外务部尚书会办大臣梁敦彦与日本驻华公使伊集院彦吉于北京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又称“间岛协约”, 共七款并附中日往来照会各一件:

1、以图们江为中、韩两国国界,其江源地方自定界碑起至石乙水为界。

2、开放龙井村、局子街、头道沟、百草沟,允许外人居住及贸易。

3、图们江以北开垦土地上允许韩民居住。

4、居住该地的韩民须服从清国法律,归清国地方官宪管辖与裁判,与清国人同样履行纳税义务及听候一切行政处置。

5、间岛韩民所有土地房屋与清国人民财产同样受到保护。在图们江沿岸设渡船,双方人民可自由来往。

6、将来将吉长铁路延长到延吉南境,在韩国会宁同韩国铁路接轨。

7、朝鲜总督府及其文武各员于两个月内撤离,同时在上述通商地点开设日本领事馆。

日本企图分割中国东北领土的野心未能得逞。

下图:图们江下游两岸美丽而又富饶的黑土地,曾经属于中国,今却归了别人!

图们江口,中国永远的痛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身不灭,心无疆!

二、图们江入海口,从此丧失

中国传统上是个大陆国家,具有典型的大陆性思维模式和能力,海洋一直代表着危险和反叛,而不是代表着机会,历朝政府都防范有加,对海洋权利历来没有多大兴趣,谁要就给谁,所谓“天朝弃之,蛮人得之,于我为无用之物,于彼有活命之资”。

中国在历史上曾经长时期属于日本海沿岸国家、图们江入海口的主权国家,享有日本海有关海域无可争议的海疆主权,渤海国强盛时期称谓“海东盛国”,自古以来沿江中国渔民百姓自由出海捕鱼作业及航海贸易。但近代清朝政府腐败无能,将大片领土割让给沙俄所有,中国从此失去了日本海沿岸地位,失去了日本海出海口,图们江口从此成为中国吉林及黑龙江两省的“望洋心痛”之地。

1858年5月28日,沙皇俄国与和中国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在瑷珲(今黑龙江黑河)签定《瑷珲条约》,又称《瑷珲城和约》,中国失去了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即外东北)约60万平方公里领土,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性割让领土最多的条约,不过清政府没有批准。1860年11月14日,俄国驻华公使伊格那季耶夫逼迫清政府签订《中俄北京条约》,其中关于东北地区的约定是:中俄东段边界以黑龙江、乌苏里江为界,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划归俄国,原住这一地区的中国人仍准留住,东北新定边界地区准许两国之人随便贸易并不纳税。《中俄北京条约》不但确认了中俄《瑷珲条约》效力,承认了沙俄对中国黑龙江以北领土的侵占,甚至还把《瑷珲条约》规定为中俄“共管”的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共4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强行割占。1861年6月28日(咸丰十一年五有二十一日)中俄签订《中俄甚分东界约记》(又名《黑龙江定界记文》)作为《北京条约》补充。其内"交界道路记文"中载“……图们江左边距海不过二十里,立界碑一个,碑上写俄国‘土’(俄文字母T)字头,并写上界碑汉文”,于是,本来距离俄国甚远的珲春居然也有了中俄边界。

俄罗斯仍不满足,用挪移界牌、武力强占等手段继续蚕食中国领土,违背“土字牌”应立在“距图们江口20华里”处的条约规定,把“土字牌”强行设置在距图们江口23公里处,继续侵占中国领土、截堵中国出海口。俄方把界牌一再向中国挪动,使珲春城与朝鲜毗连之地大部分被俄人窃据,中俄边界第一界牌“土字牌”也不知毁于何年,珲春河源至图们江250公里竟无界牌。

清光绪十二年(1896年),清政府派北洋事宜大臣吴大澂、珲春副都统依克唐阿同俄国代表谈判、会勘中俄东段边界。5月25日,吴大澂和依克唐阿同俄国勘界委员会主席、滨海省省长兼司令巴拉诺夫等俄方代表在俄境岩杵河举行首次会议。中方着重要求解决补立“土字牌”和归还黑顶子问题,“土字牌”应按1861年作为《北京条约》补充条款所签订的《中俄勘分东界约记》立于距图们江口10公里处,俄方强词夺理,吴大澂和依克唐阿据理辩驳、毫不让步。

1896年10月12日(光绪十二年九月十五日),中俄签订《中俄重勘珲春东界约记》(即《珲春东界约》)和《中俄查勘两国交界六段道路记》文载“一,图们江边‘土’字界牌年久失毁,亟应补立,依据1861年所定交界道路记重立‘土’字石碑,立碑之地在该处山麓尽处江岸地方;此外顺图们江至海滩俄里十五里(计中国里三十里),或直至海参口俄里十三里率(计中国里二十七里)”,将1861年错立于离海口46华里(依约应为20华里)处的“土”字碑向海口方向前移至距出海口30华里处,为中国收复10余华里沿岸土地。特别值得一提的条款是,“……四,由‘土’字界碑至图门江口三十里与朝鲜连署界之江面至海口,中国有船只出入,应与俄国商议,不得拦阻。巴大臣(指俄东海滨省巡抚兼理军务将军巴拉诺伏一一本文作者注)已将此条函商俄京总理衙门,俟有复音再行补书于记文之后。列为正式文件一部分的俄京总理衙门于1886年10月12日的照会。”附“俄国关于中国船只出入图们江口事的来照”载“命令本属各官,如有中国船只由图们江口出入者,并不可拦阻……”。中国海岸从此永远告别了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仅仅保留了最基本、最可怜的图们江通航出海权。

1931-1938年日寇占领东三省,图们江入海口又变成了日本的内海,中国每年最多有1400艘船只从图们江口出海,还有定期班轮开往俄罗斯海参崴、日本甚至上海。1938年日苏发生“张鼓峰事件”后,日军封锁了图们江口,彻底中断了中国出日本海的航行,盛极一时的图们江口岸悄然衰落。

三、再争出海权

从1938年日本封锁图们江口开始,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中国船只经由图们江口出入日本海。从法律角度看,中国的图们江口出海权利并未丧失,中国政府和人民也一直在为恢复图们江通海航行权利而努力。1964年中苏边界谈判时,中国政府正式提出中国船只经图们江出海航行权利的问题,由于有历史条约的规定,苏联方面难以否认,但托辞需与朝鲜进行三国谈判。中国外交部随后向朝鲜方面提出,朝方答复说:“朝鲜认为中国船只通过图们江下游没有任何问题”,但不久中苏中断了边界谈判。

1985年长白山文化研究会会长安龙祯先生致信延边州委、州政府“关于图们江出海权的建议”,引起政府、专家学者的研讨,特别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恢复图们江口的出海权问题再次提上了中国政府的议事日程。

1987年中苏重开边界谈判,中国再次向苏联提出恢复图们江通海航行权问题。1988年10月第三轮中苏边界谈判中,中苏两国政府代表团就这一问题达成书面共识。中国认为,根据中俄有关界约规定,中国船舶有权经图们江(苏称图曼那亚河)口出海航行。苏联方面表示,不反对中国航舶经图们江航行,但解决这个问题也需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同意。1988年11月,朝鲜外长金永男访华期间,钱其琛外长向朝方提出了中国航舶经图们江出海航行问题。1988年1月,朝鲜外交部正式答复中方,朝鲜政府同意中国船只在中朝苏之间的图们江域航行。

1991年5月16日,中苏两国在莫斯科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重新确定了两国间东段边界具体走向,同时苏方同意中国船只(悬挂中国国旗)可沿协定有关界点以下的图们江(苏联地图为图曼纳亚河)通海往返指定航行。该协定于1992年2月13日经俄罗斯议会批准、1992年2月28日经中国全国人大党委会批准后正式生效,中国船只经由图们江口出入日本海的权利从此得到了恢复和法律上的保证!

1990年5月28日,中国政府组织六十二名考察队员乘坐九艘挂着五星红旗的船只经图们江航行进入日本海,中断五十二年的图们江通海试航成功。1991年6月,中国政府再次举行经图们江通海科学考察活动,1993年第三次通航并首次环日本海航与顺访活动,取得了重要的科学数据,具有重大、深远的社会效果与政治意义。

图们江口,中国永远的痛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身不灭,心无疆!

四、图们江开发

《中苏东段界协定》正式生效后,中国正式拥有了图们江口的入海权,图们江三角洲很快成为国际开发热点区域,199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就已将图们江地区列入联合国重点开发项目,同时还认为,地处东北亚“金三角”中心地带的吉林省珲春市有望与俄、朝图们江三角洲地区一道成为未来东北亚巨大的“工业基地”和“物流中心”。

2009年11月17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规划纲要——以长吉图为开发开放先导区》,标志着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建设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中国参与东北亚地区合作的重要平台。国务院在批复中指出,以吉林省为主体的图们江区域在我国沿边开放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加快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是新时期我国提升沿边开放水平、促进边疆繁荣稳定的重大举措。

按照国务院批复,吉林省长春市、吉林市部分区域和延边州(简称长吉图)是中国图们江区域的核心地区,要加快建设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将其发展成为我国沿边开发开放的重要区域、我国面向东北亚开放的重要门户和东北亚经济技术合作的重要平台,培育形成东北地区新的重要增长极。

批复还提出,要以长吉图开发开放为先导,立足图们江,面向东北亚,服务大东北,全面推进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要坚持调整和优化产业布局,坚持保护与开发并举,坚持大胆创新和率先示范,坚持统筹国内与国际合作,努力建设我国沿边开发开放的先行区和示范区。

有关专家认为,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的建设,将对进一步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促进区域发展发挥重要作用,并将增强我国与东北亚各国的全方位合作。

图们江口,中国永远的痛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身不灭,心无疆!

五、尾声

近在咫尺、曾经拥有的图们江入海口,吉林永远的伤痕,中国永远的心痛!

《地图驿栈》 隆重出品

  评论这张
 
阅读(635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