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驿栈

身未动,心已远;身不灭,心无疆!

 
 
 

日志

 
 

当代那些事(三):定都北京保安全  

2010-11-24 08:35:58|  分类: 07—趣文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那些事(三):定都北京风云录 - 地图驿栈 - 地图驿栈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激昂地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北京,从此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

一、哈尔滨,与首都擦肩而过。

1948年3月下旬,毛泽东率领党中央机关东渡黄河进入晋绥解放区时,就已经开始考虑建国和定都的问题。毛泽东组织平津战役中,解放军对北平“围而不打”,最终使千年古都北平得以和平解放,其中便有定都北平的考虑。不过,中共中央最早选定的新中国首都,既不是虎踞龙盘的金陵南京,也不是古都北京,更不是西北黄土高原的西都长安,而是具有“东方莫斯科”之称的哈尔滨。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和东北抗日联军一举解放哈尔滨,结束日本帝国主义长达十四年的侵占,哈尔滨成为全国解放最早的大城市,之后就一直是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所在地,是中国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毛泽东非常喜欢欣赏中国地图,在他心目中,中国如同雄鸡,黑龙江则犹如展翅翱翔的天鹅,哈尔滨市就是“黑天鹅项下的珍珠”。考虑到哈尔滨是当时全国最安全的大城市,又与苏联最近,便于取得苏联的支援和帮助,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特地批准其为“特别市”,准备在哈尔滨宣布建立新中国。

突然之间,东北战局发生剧变,国民党在美国支持下疯狂地向东北增兵,抢占交通要道。面对此种情况,毛泽东果断决定,党中央不再迁往东北。随着解放战争进程的加快,毛泽东眼前陆续浮现出南京、西安、洛阳、开封、北平等城市,最终将目光锁定北平。

二、北平入选!

正在参与指挥平津战役的聂荣臻也在反复思考着,能否争取和平解放北平,一是让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都免遭战火毁坏,二是他在西柏坡与毛泽东的接触中意识到,将来新中国有可能会定都北平,应最大限度减小北平的损失。特别是当时驻守北平的国民党将领傅作义有谈判的意向,更加坚定了聂荣臻和平解放北平的信心。聂荣臻与罗荣桓商量,尽最大可能争取和平解放北平,如果党中央决定定都北平,再把它打个稀巴烂,到时候连个住处都没有。罗荣桓充满自信地说:我们要用枪杆子做后盾,逼着傅作义放下武器,走和平谈判的道路。

事关重大,聂荣臻向中央军委做了汇报,再次明确建议:攻下天津,迫使傅作义就范,争取北平不战而解决。毛泽东同意聂荣臻的战略眼光,指出:“今后,我军作战主要是夺取大城市。能和平解决的尽量和平解决。北平最好不打!中国人民为解放事业流的血实在是太多了!”

毛泽东是伟大的战略家,总是善于统筹兼顾。平津战役的隆隆炮声刚刚响起,毛泽东便着手部署接管北平的工作。1948年12月中旬,中共中央任命彭真为北平市委书记,叶剑英为北平军管会主任兼北平市市长,统一领导北平的接管工作。毛泽东在西柏坡见到前来接受新任务的彭真和叶剑英,满怀期望地説:“这次接管北平,影响到中外。你们务必要像接管沈阳、济南那样,取得更好的成绩,不要落在沈阳和济南之后。另外,还要特别防止出现过去某些‘左’的做法。”

尽管前线战事紧张,毛泽东还是就北平接管等问题专门作出指示,虽然当时还没有明确要将北平作为首都,但叶剑英、彭真已经清晰地意识到,这决不是一次简单的接管任务,它包含着领袖更多更深的考虑。他们当即向毛泽东表示: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努力完成好这次接管任务。

任务艰巨,时间紧迫。离开西柏坡,叶剑英和彭真就全力投入到繁忙的接管准备工作中,从各地抽调的一千多名干部迅速到保定集中。1948年12月17日,中共北平市委第一次会议在保定召开,研究有关接管工作。叶剑英在讲话中阐述了接管北平的重大意义和具体要求。随后,叶剑英和彭真率领接管人员先后抵达北平西南的良乡,利用解放军和傅作义谈判的这段时间,抓紧教育训练接管干部。叶剑英在良乡的一个庙里专门为接管干部作了几次形势报告,明确告诉大家:“北平是中外闻名的历史文化古都,将来有可能成为新中国的首都。其接管工作进行得如何,直接关系到我们共产党和解放军的声望,关系到其他尚待解放城市的接管工作。我们务必要把眼前工作搞好。”

1949年1月14日,天津战役打响,海河两岸瞬间就笼罩在浓烈的炮火硝烟之中。经过29小时激战,人民解放军一举攻占天津。坐镇北平的傅作义受到极大震撼,被迫同意和平解决。人民解放军攻下天津的第二天,傅作义便派代表与聂荣臻等人再次会谈。1月20日,双方达成北平和平解决的初步协议,北平终于完整无损地回到人民手里,创造了解放战争中著名的“北平方式”。北平的和平解决,为新中国定都北京提供了有利条件。

1949年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从2月初开始,北平的接管工作就在叶剑英和彭真领导下全面展开,接管工作到4月初基本完成。接着,叶剑英又积极加强北平的治理,包括维护社会稳定,恢复发展生产,关心市民生活,改善文化教育等等,这些卓有成效的工作,为新中国建都北平和未来首都建设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北平的接管工作也受到中外舆论的赞扬,就连国民党统治区的《新闻天地》也刊文报道:“叶剑英领导的中共干部打稳了中共未来首都的基础。接管是审慎、周到、仔细、严密的,几乎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8月份,叶剑英调往华南,聂荣臻继任北平市市长。

三、王稼祥的首都论!

1949年1月,东北局城市工作部部长王稼祥赴西柏坡参加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王稼祥抵达西柏坡当日,就与夫人朱仲丽一起去看望毛泽东。毛泽东拿起一支烟递给王稼祥,自己也点了一支,然后问:“我们很快要取得全国的胜利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们的政府定都何处?历史上,历朝皇帝把京城不是定在西安就是开封,还有石头城南京或北平。我们的首都定在哪里最为合适呢?中央虽有个考虑,但还没有最后的答案。”

王稼祥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其实他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王稼祥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便侃侃而谈起来:“依我看,现在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虽然自称虎踞龙盘,地理险要,但只要翻开历史就会知道,凡建都金陵王朝,包括国民党政府都是短命的。这样讲,带有历史宿命论的色彩,我们当然不相信这一套。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南京离东南沿海太近,从当前的国际形势来看,这是一个很大缺陷,我们定都最好不选在南京。”

王稼祥接着说:“再看西安,它的缺陷是太偏西,现在中国的疆域不是秦汉隋唐时代了,那时长城就是边境线,现在长城横卧于中国的腹地。因此西安在地理位置上已不再具有中心的特点。这样一来,选西安为都也不合适。”毛泽东表示赞同。王稼祥再论:“黄河沿岸的开封、洛阳等古都因中原经济落后,而且这种局面不是短期内所能改观的,加之交通以及黄河的水患等问题,也失去了作为京都的地位。”

毛泽东一笑,相应地问道:“那么,哪里可以定都呢?”王稼祥沉稳地説:“我认为我国首都最理想的地点应选在北平。北平位于沿海地区,属于经济发达圈内,而且扼守连结东北与关内的咽喉地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可谓今日中国的命脉之所在。同时,它又邻近苏联和蒙古,无战争之忧,虽然离海较近,但渤海是中国内海,有辽宁、山东两个半岛拱卫,从战略上看也比较安全,一旦国际上有事,不至立即使京师震动。此外,北平是明清两代的帝都,从人民群众的心理上也乐于接受。考虑到这些有利条件,我认为首都应定在北平。”

毛泽东听了如此痛快淋漓的意见后甚感欣慰,连声称:“有道理,有道理。”毛泽东一边笑着,一边说:“稼祥,你的分析正合我意。看来,我们的首都就定在北平。蒋介石的国都在南京,他的基础是江浙资本家。我们要把国都建在北平,我们也要在北平找到我们的基础,这就是工人阶级和广大的劳动群众。”

薄一波也曾经说过,“我们党要取得革命胜利,主要靠的自力更生,也离不开国际的援助,首先是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援助。” 定都北平正好可以更为方便、直接地得到社会主义阵营的援助。实际上,“一边倒”的外交格局和接受苏联的帮助,是中国共产党建国前后的一个基本方针,这一方针也直接影响到我党对定都的选择,而且在定都上,我党也与苏联领导人交换过意见。

从政治上考虑定都北平,毛泽东是经过深思熟虑的。1948年9月8日,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村召开“九月会议”,这是从日本投降以来到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中央会议。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根据中国革命的进程,提出大约用五年左右的时间(从1946年7月算起),从根本上推翻国民党政府的日程表。对彻底推翻国民党政府后,中共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政权,毛泽东作了明确阐述:“我们要建立的,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个政权不仅仅是工农,还包括小资产阶级,包括民主党派,包括从蒋介石那里分裂出来的资产阶级分子。政权制度采用民主集中制,即人民代表会议制,而不采用资产阶级的议会制,各级政府都要加上‘人民’二字,各种政权也要加上‘人民’二字,如法院叫人民法院,解放军叫人民解放军,以示与蒋介石政权的根本对立。”

毛泽东还提到,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不同于蒋介石独裁专制的国家政权,所以,在国都选择上,不能将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作为新的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毛主席同时指出:“关于完成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的准备,苏联是帮助我们的,首先帮助我们发展经济。”9月28日,毛主席就“九月会议”事宜向斯大林通报相关情况,其中提到,有许多问题要向斯大林和联共中央通报,准备11月底赴莫斯科。10月16日,毛主席致电斯大林:“召开政协,成立临时中央政府,待我十一月到你那商定。”12月30日,毛主席又电告斯大林:正召集高岗、饶漱石、薄一波、陈毅、罗荣恒、林伯渠诸同志来中央所在地开会,讨论1949年整个战略方针问题和准备召开七届二中全会。这个会开完即去莫斯科,然后回来召开二中全会。

后来,因为交通不便,接着毛主席又要指挥淮海、平津战役,最终前往苏联的计划未能成行。斯大林委派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于1949年1月31日飞抵西柏坡,听取中共中央的意见。毛主席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同志,就战略方针、军事部署、和平谈判及其发展前途、政治协商会议、联合政府及其纲领、建都问题、经济政策及建设计划、外交根本政策及目前策略,以及中苏关系、两党关系等问题,同米高扬交换了意见。显然,在建都北平问题上,苏联是同意中共意见的。

四、党中央进京赶考。

1949年3月5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顺利召开,毛泽东指出:“我们希望四月或五月占领南京,然后在北平召集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并定都北平。”会议期间,新中国第一任北平市市长叶剑英向毛泽东汇报北平和平解放的情形时也提到,北平和平解放后,很多民主人士来信来电,表示坚决拥护共产党,要与共产党更好地合作,同时也希望共产党在北平成立全国性政府。毛泽东听后,会心地笑道,看来这些民主人士还不知道我们刚刚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把北平定为首都了,慢慢他们就会知道的,但是要最后决定还得开政协会议。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

这一天吃过早饭后,毛泽东正要迈步走出门口,周恩来迎了上来,问:“主席,休息好了吗?”

毛主席讲:“休息好了,我只要睡四五个小时,就有精神了。”

周恩来说:“多休息一会儿好,长时间坐车也很累。”

毛泽东讲:“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很高兴啊!今天是进京‘赶考’嘛,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

周恩来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

毛泽东自信地讲:“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自从中共中央决定迁往北平后,毛泽东就不断给身边工作人员敲起警钟。毛泽东说道,“我们就要进北平了。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平,他们一到北平就变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平,是要继续革命,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实现共产主义。”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终于再次跨进北平城,由涿县乘火车到达北平清华园车站。火车经过北平城墙时,毛泽东看了看窗外萧条的景象,对身边同志说:“你们来过北平吗?我来过,整整三十年了!那时,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我到处奔波,在路上连裤子都被人偷走了,吃了不少苦,现在三十一年后还旧国,真是‘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翻天覆地,翻天覆地哟!”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新中国的第一次盛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召开。讨论审议关于拟定国都的意见,全体代表一致举手通过,确定新中国的首都设在北平,并自当天起,正式将北平改为北京。从此,这座具有悠久革命传统、为中国带来天翻地覆的伟大城市——北京,正式成为新中国首都。正是在这里,戊戌变法在黑漆漆的封建旧制度的天空中划过一道亮光,为中国封建制度的覆灭打下了伏笔;也正是在这里,反帝反封建的滦州起义、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陆续掀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崭新篇章。

【地图驿栈】编辑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